儿童诗歌

第136章 今日是个好日子

  • 本站
  • 2019-05-15
  • 85已阅读
简介 天武皇帝对祁家的恩威并施,不仅仅在朝中引起各方关注。 当日就传遍了民间,引起了一番热议。 除了夏小满,并没有人知晓,这一切都是君九辰算计出来的。 满朝满城热议的时

  天武皇帝对祁家的恩威并施,不仅仅在朝中引起各方关注。

当日就传遍了民间,引起了一番热议。

  除了夏小满,并没有人知晓,这一切都是君九辰算计出来的。

  满朝满城热议的时候,君九辰并没有回到城里,而是躲来大慈寺去清净了。

确切地说,他那天离开桃夭谷之后,就来了大慈寺。

  他早就换下一身黑衣劲装,穿着少见的月色长衫,墨发半束,虽然少了平素的冷冽,却也依旧给人孤冷疏离之感。   庙里的和尚们已经做完了晚课,大殿里烛光通明,大殿外静谧地只剩下夏虫的名叫。

  君九辰并没有坐在台阶上,而是坐在大殿瓦顶上。

他望着夜空,表情寂静,似乎在想什么,又似乎走了神。   这时候,就在大殿后头,那个叫做念尘的小沙弥,正沿着长长的竹梯子,像只小蜗牛,慢慢地往上爬。   好一会儿,他才爬上屋顶。 他也没站起来,沿着屋脊继续往前爬,爬到君九辰身旁去坐着。   他摸了摸自己的小光头,喃喃自语,“有点凉呀!”  君九辰这才转头看来,也摸了摸他的小光头。

他似乎想说点什么,可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又回过头去望向星空,手下意识轻抚上嘴唇。

  许久之后,小沙弥又无声无息爬走了,君九辰仍旧坐着,想着,至于他在想什么,就只有他自己清楚了。

  翌日清晨,君九辰就离开了大慈寺。

只是,他并没有回晋阳城,也没有继续去抓捕百里明川,他很清楚,在桃夭谷里抓不着人,就很难再抓到了。

  他要办的是更重要的事,他肩上是有任务的,岂能天天在晋阳城里待?父皇催他了。

  靖王府里,孤飞燕却一直在等君九辰。   她想,自己被劫持了靖王殿下不着急,她都被救回来了,靖王殿下总该慰问慰问她吧?她也好借机提一提臭冰块的事情。

  可惜,孤飞燕失望了。

她等了三日,都没有等到君九辰。

  第四日,一早夏小满就过来找她一快出门去看祁家的热闹,她借机打探,“殿下,去追捕百里明川了吗?”  夏小满其实都不知道主子去哪里,他呵呵笑了笑,不回答。   孤飞燕白了他一眼,懒得多问,两人刚到门口,就看到程亦飞在大门口等着了。   “小药女,走,本将军带你看热闹去!”程亦飞笑得很肆意。   孤飞燕也有事要跟程亦飞谈,直接甩了夏小满跟程亦飞一块走,夏小满的脸都黑了。   程亦飞将孤飞燕带到一家酒楼,临窗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怀宁公主宅邸的大门。 他们到的时候,迎亲的队伍刚到。

祁家还算给皇家面子,迎亲的仪仗不小,祁彧也不知道发什么疯,竟穿了战袍铠甲来迎亲,只在身上挂了一段红绸。

  孤飞燕和程亦飞趴在窗台上往下看,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见祁彧下马进府去背新娘,程亦飞便去倒了三杯酒来,笑呵呵说,“小药女,来,本将军敬你的。 ”  他说完,也不等孤飞燕说话,径自就将三杯酒给喝光了。

  孤飞燕一脸狐疑,“你干嘛?你胃不好还这么喝,找死啊!”  程亦飞摸了摸鼻子,笑道,“正式祝贺你嘛!”  孤飞燕似乎猜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连忙岔开话题,“百里明川有什么消息了吗?那个假面黑衣人,有线索了吗?”  “百里明川估计是抓不住了。

那个假面黑衣人,应该是熟人!”  程亦飞回答完了,就继续自己的话题,“小药女,今日是个好日子,本将军想……”  孤飞燕又打住,“熟人的话,会是谁?这么帮你?”  程亦飞不说话了,就盯着孤飞燕看,那双漂亮的眸子里带笑意,有些不羁有些痞意,特别明亮好看。

  孤飞燕挡住了他的视线,往窗外看去,此时,祁彧已经背出怀宁公主,将怀宁公主放轿子里去了。   她连忙说,“新娘子要起轿了,快看!”  程亦飞一点兴趣都没有,他不笑了,取出了一对耳环来,递给孤飞燕,无比认真地说,“孤飞燕,当我的女人吧!我是认真的。 这是程家祖传之物,只给媳妇。 ”  孤飞燕真的很不习惯程亦飞这么认真的样子,她尴尬地笑了笑,“行了,别开玩笑了。

”  程亦飞仍是认真,“你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

”  孤飞燕也不笑了,认真说道,“我只能当你是开玩笑的,而且,我并不喜欢这种玩笑。

程大将军!”  她说完,转身就走。 她原本是想跟程亦飞讨论讨论臭冰块的事,而现在,程亦飞那认真的样子,根本谈不下去!也好,趁这机会,让程亦飞知道她的态度。

  她说完,就开门出去了。   程亦飞立马追出刦,问道,“小药女,你喜欢的是靖王殿下?”  这个“喜欢”,明显和孤飞燕经常说的“喜欢”不一样呀!  孤飞燕吓了一跳,立马训斥,“你少胡说八道!”  程亦飞欣喜不已,道,“小药女,你喜欢的若是靖王殿下,本将军认了。 若是别人,本将军不会让的!”  孤飞燕顿时不知道如何回答了,她忽然灵机一动,说道,“我喜欢八皇子!”  八皇子?  程亦飞好不意外,一时间都没缓过来。   孤飞燕趁机而逃,一口气跑到酒楼门口,撞见撞上路过的娶亲队伍,幸好她及时止步了。

  然而,很不巧的是,祁彧正好看过来,一眼就看到了她。 祁彧眼中那恨意,浓得都无法形容。   孤飞燕到是大大方方回了个浅笑,做了个恭喜的动作。

迎亲队伍还未走完,她就从另一旁溜走了,生怕程亦飞追过来。

  孤飞燕回了一趟孤家,想打探了原主八岁溺水的事,可惜没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反倒被孤家二老缠了好一会儿。 她回到靖王府的时候,天都黑了。

  只见夏小满和宫里头的梅公公站着说话。   她犹豫了下,想回避,谁知道,梅公公却早注意到了她,笑道,“孤药女,留步,咱家可等你半天了!”  等她?孤飞燕惊了。   梅公公走过来,笑道,“皇上有令,请孤药女进宫问话。

孤药女,请吧。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