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诗歌

第144章 她一来,总有人开心

  • 本站
  • 2019-05-15
  • 167已阅读
简介 秦佔迟疑着是要低头装充耳不闻,还是干脆抬头瞪一眼,身旁的荣一京用胳膊撞了撞他,秦佔正愁有气没处撒,眉头一蹙,“干嘛?” 荣一京扭着头,秦佔顺着他的目光转头看,这一看……荣昊跟闵姜西正鬼鬼

  秦佔迟疑着是要低头装充耳不闻,还是干脆抬头瞪一眼,身旁的荣一京用胳膊撞了撞他,秦佔正愁有气没处撒,眉头一蹙,“干嘛?”  荣一京扭着头,秦佔顺着他的目光转头看,这一看……荣昊跟闵姜西正鬼鬼祟祟的溜墙根,荣昊走在前头,闵姜西跟在后面,手里捧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大碗。

  荣一京‘啧啧’两声,闵姜西跟荣昊同时看来,荣昊很快伸手比了个‘嘘’的手势,闵姜西跟秦佔目光相对,声音小到几乎只是口型:“秦同学在哪儿?”  突然看到她,秦佔面无表情,慢半拍伸手指了个方向。   荣昊跟闵姜西同时别开视线,继续悄无声息的往前走。   秦佔跟荣一京转过头,前者放下手机,去摸桌上的烟盒,后者勾起唇角道:“说曹操曹操到。

”  秦佔不说话,靠在沙发上抽烟,荣慧琳瞧着他的面色,虽然他什么都不说,但气氛微妙的变化,就是跟之前不一样了。   休闲区,秦嘉定跟人组队打游戏,他心情本就不好,加之队友在保,对手明显在让,即便赢了也叫人开心不起来。

  一局结束,秦嘉定脸上没有笑容,正准备打道回府,荣昊端着个大碗出现,还把碗放在他面前,如常道:“饿了吧?吃点东西。

”  不吃已经到了嘴边,秦嘉定垂目看着面前的碗,发呆三秒,抬眼道:“谁做的?”  荣昊挑眉:“我做的呗。

”  秦嘉定不信,“不良老师来了?”  他内心很紧张,有迫切的渴望,但又怕猜错了失望,直到这时他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承认,荣昊在厨艺方面是比他有天分的多,虽然这碗面很像不良老师做的,但如果非说是荣昊做的,也不是不可能。   见他狐疑不定,荣昊又大咧咧的补了一句:“你尝尝,看我是不是深得真传?”  秦嘉定垂下视线,挡住眼底神情,拿起筷子尝了一口。

  荣昊问:“怎么样,好吃吗?”  秦嘉定抬起头,目光异常肯定,“藏哪了,赶紧出来。

”  这话不是对荣昊说的,而是说给闵姜西听的。

  目光所及之处无人露面,荣昊要笑不笑的道:“你跟谁说话呢?”  秦嘉定稍微提高了几分声音:“我数三个数,你不出来,我保证你之后的日子不会好过。

三,二……”  一未出口,秦嘉定身后忽然有人拍了下他的肩膀,他哪里知道闵姜西就藏在他身后,心底确实吓了一跳,好在面儿上还hold的住,扭头看去。   闵姜西站在沙发后面,不老高兴的说:“什么叫我之后的日子不会好过?”  秦嘉定强忍着唇角扬起的冲动,故意拉着脸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闵姜西道:“生日都不告诉我,我算是不请自来,跟你说声生日快乐就走。

”  秦嘉定知道她是故意的,可还是出声解释,“我问你今天有没有空,你自己说的没有。 ”  闵姜西道:“你又没说你过生日。 ”  秦嘉定问:“我说我过生日你就不去那边来我这边?”  闵姜西说:“那边是我早就答应的,但我会早点儿来你这边,搞得我蛋糕都没吃上。 ”  她能来,秦嘉定已经非常开心,闻言出声回道:“蛋糕有的是,我叫人给你拿。

”  闵姜西说:“不着急,你先吃面,在我们老家过生日都要吃一碗面的。 ”  秦嘉定口嫌体正直,一边嫌闵姜西来晚了,一边拿着筷子大口吃面。

他晚上吃的很少,蛋糕也几乎没碰,全凭一口气儿吊着,如今闵姜西来了,他气儿也消了,顿觉饿的不行。   荣昊很懂事,起身说:“我去拿蛋糕。

”  原本人多却并不热闹的场合,因为闵姜西的突然到来,秦嘉定和荣昊都分外开心,感觉活过来了。   走到前厅,荣昊看到之前已经推走的蛋糕,此时正放在沙发旁边,秦佔在吃,有人跟风也在吃。

  荣昊走过去,一个女人微笑着讨好,“要吃蛋糕吗?我帮你切。 ”  荣昊道:“不用。 ”  他拿了盘子,切了硕大无比的一块儿,荣一京扭头道:“二啊,你不是减肥吗?”  荣昊面无表情的说:“我给姜西姐拿的。 ”  说着,他又切了两块正常的,一块给秦嘉定,一块给自己。

  三个盘子他一次性拿不走,正准备分批,沙发上始终没回头的秦佔出声说:“把车推走吧。

”  荣昊本来就是这么想的,看着秦佔在吃所以不好意思,这会儿得令,侧头问:“你们不吃了吗?”  “嗯。 ”  秦佔盘中的那块儿快要吃完,荣一京一抬手,叫荣昊把装大块儿蛋糕的盘子拿来,荣昊还不乐意,“干嘛?”  荣一京道:“整车都给你了,这块给你二哥,没良心。

”  荣昊后知后觉,递过盘子,临走前还说了句:“二哥,你不够自己随时过来拿。 ”  荣一京把新盘子递给秦佔,秦佔接过,无缝衔接的吃,荣一京见状,笑着道:“心情好?”  秦佔不理他。   荣一京自顾自的说:“之前你都没怎么吃,闵姜西一来你就胃口大开。

”  秦佔垂着视线,平静的道:“我现在打你一顿,你也能算在她头上?”  荣一京连连道:“你看,还肯跟我搭茬了。

”  秦佔说:“上一边浪去。

”  荣一京闻言,更是整个人往秦佔身上扑,秦佔眉头一蹙,嫌弃的站起身,满眼都是:你发什么骚?  荣一京懒洋洋的撑在沙发上,手动拍了拍空位,示意秦佔坐下,秦佔一手拿着盘子,另一手拿着勺子,转身离开。

  身后是荣一京的喊声:“你回来,我不搞你了……”  秦佔溜达到休息区,正面对着秦嘉定和荣昊,两人一个吃面一个吃蛋糕,吃都堵不上嘴,滔滔不绝,其话语的密度跟之前的高冷完全判若两人,活像个话痨。

  而坐在两人对面,让他们性情大变的正是闵姜西,她安静的吃着蛋糕,并不用真的做什么,只要出现在这里,就足以让人开心。

  秦佔嘴里的奶油化开,甜甜的,看到秦嘉定那么高兴,自己心里也跟着开心。   荣昊抬眼看到他,出声道:“二哥。 ”  闵姜西正把一大块蛋糕送进嘴里,闻言,赶紧囫囵吞枣的咽下去,起身,转头道:“秦先生。 ”  秦佔并不知道他们三个在比谁的嘴最大,走过去,面色如常,低声说了句:“奶油蹭脸上了。

”  闵姜西马上抬手摸了摸脸,手指上果然沾了白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