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诗歌

第133章 男人啊,各式各样

  • 本站
  • 2019-05-15
  • 117已阅读
简介 秦佔跟闵姜西从饭店出来,他随口问道:“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嗯?”无头无尾的一句话,闵姜西就是人精也会迷茫。 秦佔道:“今天送你来的,你同事,我记得上次在夜城的时候,他说他喜

  秦佔跟闵姜西从饭店出来,他随口问道:“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嗯?”无头无尾的一句话,闵姜西就是人精也会迷茫。

  秦佔道:“今天送你来的,你同事,我记得上次在夜城的时候,他说他喜欢的人不在现场。 ”  哗擦,闵姜西看着面色无异,心底慌成鸡,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不对,应该说秦佔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不敢迟疑太久,闵姜西尴尬的笑了下,“我们没在一起。 ”  大家都会权衡利弊,聪明的只是用时更短而已,闵姜西用不到两秒的时间推算出说假话的代价,所以她选择悬崖勒马。

  秦佔面不改色,“我说嘛,这么快就喜新厌旧。 ”  闵姜西亡羊补牢,“没有,他确实有喜欢的人。 ”  秦佔道:“好朋友之间也要保持距离,尤其是异性,女人很敏感,嫉妒心也强,小心被人盯上。

”  闵姜西搬起石头砸自己的头,现在一个头两个大,尽量笑得自然,点头道:“嗯,我以后注意。 ”  秦佔掏出钥匙开了车,“我送你。 ”  闵姜西万年不变的拒绝他,“谢谢,不用了。

”  秦佔停在车边,没有马上进去,而是单手扶着车门,一眨不眨的看着她道:“你不会以为坐我几次车就能坐出感情吧?”  闵姜西一动不动,同样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秦佔道:“明人不说暗话,你要想每次上我车之前都表个态,说你对我没意思也可以,我还是以前那句话,对你没兴趣。

没有男女之情不代表正常交际都没有,我有车又顺路,不介意送你一程,太过的未雨绸缪就是做贼心虚,没必要。 ”  闵姜西心跳陡然加速,怕不是今天的这出戏演砸了,才惹出秦佔的这番话。

  脑子飞速转着,片刻后她勾了勾唇角,迈步上前,“那我就不跟您客气了。 ”  两人先后上车,车门关上,闵姜西总觉得要说点什么,“您身体好些了吗?”  秦佔不答反问:“你给多少人背地里下过药?”  闵姜西听不出喜怒,只能如实回答:“我以前没见过不爱吃药的人。

”  秦佔道:“我不是怕吃药,小毛病,睡一觉就能好。

”  闵姜西小声道:“秦同学也是这么说的。 ”  最后还不是被她一剂猛药给治好的?  秦佔当然听出她的言外之意,他目视前方,边开车边道:“有人告诉过我,生病不用马上吃药,挺过去抵抗力会变得更好。

”  闵姜西‘嗯’了一声。   秦佔道:“你不信?”  闵姜西马上摇头,“没有。 ”  秦佔不想再解释,免得越描越黑,反正闵姜西是坐实了他怕吃药。

  车内再次恢复静谧,闵姜西稍微觉得有些尴尬,倒不是别的,而是每次坐在秦佔车里都不能彻底的放松,不像坐陆遇迟的车,可以吐槽他钟爱的各种网络音乐,她现在有点儿想听《千年等一回》。   “蛋糕是你自己做的?”  身旁突然传来熟悉的低沉男声,闵姜西微顿,随后道:“芝麻蛋糕吗?”  “嗯。

”  “是我做的。 ”  “挺好吃的。

”  “谢谢。

”  秦佔道:“我吃了你的蛋糕,你跟我说什么谢谢。 ”  闵姜西道:“表示我有礼貌。

”  她偶尔也会小幽默,秦佔不是第一次知道,面无表情的调侃,“打架的时候也很有礼貌,都不吵架的。

”  闵姜西心虚的垂下视线,“您别提了,因为这事我已经被秦同学和荣同学笑话了好几天,几个月积累的师威就快荡然无存了。

”  秦佔认真说:“是吗?秦嘉定在我面前可都是夸你的话,还拿着你的视频边看边模仿。 ”  闵姜西想想那副画面就忍不住血气翻腾,臭小鬼!  秦佔主动道:“当学渣的时候经常打架吗?”  她已从良好多年,像是程双都是听陆遇迟说的,只有陆遇迟亲眼见过那段风起云涌的岁月,太久不提及,闵姜西小声道:“您不会是想套话,回头给我降薪水吧?”  秦佔道:“我正在考虑要不要额外给你一份工作,教秦嘉定散打。

”  闵姜西输了,输在脸皮太薄,默默地回道:“也不是经常打。

”  秦佔眼底闪过笑意,“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闵姜西说:“有过行走江湖劫富济贫的念头。

”  秦佔若有其事的跟着附和,“你的身高,打架有优势。 ”  闵姜西说:“我初中之前都不高,是后来才长的。

”  秦佔道:“就是架打多了才长个。

”  闵姜西觉得呼吸有些困难,“秦先生,我能开个窗吗?”  秦佔问:“要跳车?”  闵姜西说:“您这个提议比我原本想的要好。

”  秦佔笑了,按下中控把她那边的车窗降下一点。

  不知是不是错觉,闵姜西觉得今天这段路没有想象中的漫长,虽然她差点儿被秦佔给问疯。   车子停在小区门口,闵姜西道谢下车,秦佔道:“谢谢你的面和蛋糕,还有药。

”  闵姜西说:“不客气,祝您早日康复。

”  两人在门口分别,闵姜西往小区里走,秦佔驾车离开,心想着没缺胳膊没断腿,第一次被人祝早日康复。

  还没走到单元口,闵姜西手机响起,她掏出来一看,上面显示着‘楚晋行’来电。   楚晋行的号码还是丁恪给她的,叫她有空联系,她哪好意思主动打,也没想过楚晋行会突然打给她。   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闵姜西光是看到名字就开始紧张,清了下嗓子,划开接通键,“喂?”  手机中传来几声咳嗽声,闵姜西眉头微蹙,“喂?”  她以为楚晋行不小心压到手机,直到里面突然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睡了吗?”  闵姜西一愣,“打错了吗?”  男人声音更低,“没有,我就是找你。 ”  血液往头顶涌,偏偏手脚一片冰凉,闵姜西站在小区某可树下,攥着手机,一言不发。

  “喂?”这声是电话中的男人发出的。   闵姜西沉声道:“江东,你有意思吗?”  对方沉默片刻,沉声道:“我是楚晋行。

”  闵姜西说:“楚你个头,你没去医院检查一下为什么反酸吗?”  咯咯的笑声从听筒中传出,随后是江东轻快的声音:“你怎么这样跟孕妇讲话,也不怕我伤了胎气。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