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诗歌

第九百六十四章 归京 一

  • 本站
  • 2019-06-13
  • 194已阅读
简介 汾阳郡王行事迅疾,当日便将义阳郡王“请”去了宗人府。 待到晚上,汾阳郡王将事情的原委一一禀报给盛鸿。 “……义阳郡王已经如实招认,此事他确实告诉了义阳郡王妃。 ”

第九百六十四章 归京 一

  汾阳郡王行事迅疾,当日便将义阳郡王“请”去了宗人府。 待到晚上,汾阳郡王将事情的原委一一禀报给盛鸿。     “……义阳郡王已经如实招认,此事他确实告诉了义阳郡王妃。 ”    “俞太后当年执掌中宫时,对皇室宗亲女眷时有打压。

义阳郡王妃曾在俞太后手中吃过苦头,一直记恨于心耿耿于怀。

”    “义阳郡王将俞太后谋害先帝之事告诉义阳郡王妃,是想令妻子开怀展颜。

却没想到,义阳郡王妃将此事传了出去,以泄私愤。 ”    “这些时日,义阳郡王一直在宫中跪灵。

根本不知义阳郡王妃将此事传了开来。 微臣一问责,义阳郡王懊恼痛哭后悔不已。 ”    “请皇上严惩义阳郡王,以儆效尤!”    汾阳郡王不敢为义阳郡王求情,垂着头静候天子下旨。

    盛鸿微微眯起眼眸,不动声色地扫了汾阳郡王一眼:“暂且将义阳郡王夫妇关押在宗人府。

待母后安葬后,朕再行处置。 ”    显然,天子并无严惩之意。

    汾阳郡王暗暗松了口气,拱手应下。     ……    到了夜晚,盛鸿暂离灵堂,回了椒房殿。     谢明曦也从福临宫回来了。

    两人白日在灵堂,到了夜里,才会回椒房殿休息两三个时辰。

连着熬了半个多月,着实有些疲累。

    见了面之后,夫妻两个彼此打量一眼,异口同声说道:“你一脸疲累,快些歇下,有事明日再说。

”    说完之后,颇为默契地相视一笑。

疲乏稍稍缓和。

    “再熬十几日,母后的尸首便可下葬了。

”盛鸿略有些心疼地凝视着谢明曦:“等此事过了之后,宫里也会清静消停不少。

你也能好好休息一段时日。

”    谢明曦随意地扯了扯嘴角:“仇人俯首,我心里快意的很。 也没怎么觉得疲累。

倒是你,别因义阳郡王气怒伤身才是。 ”    义阳郡王刚被关进宗人府,谢明曦便得了消息。     盛鸿挑了挑眉,将汾阳郡王所说之事一一道来:“……我总觉得此事没那么简单。 义阳郡王妃和母后确实有旧怨。 可母后已经死了,再逞口舌之快,已经没什么意义。

只会为义阳郡王府招惹而已。 ”    “义阳郡王妃总不至于蠢到这个地步。 ”    谢明曦也随之挑眉,淡淡说道:“这倒未必。

女子小心眼爱记仇是天性。 义阳郡王妃曾被母后怒斥殿前失仪,在人前丢尽颜面,早就怀恨在心。

母后在世时,她只能忍气吞声。 母后一死,她没了畏惧之心,逞一逞口舌之快,出心头恶气,又自以为能博你我欢心。

这等行径,有何不可?”    帝后和俞太后不和之事,几乎人尽皆知。

只是未曾在人前撕破脸皮罢了。     俞太后丧事办的风光,是帝后的体面。

私底下非议俞太后几句,想来帝后不会介怀,还会暗自快意。     义阳郡王妃以己之心度人之腹,结果做了这么一桩蠢事。

连累得义阳郡王被关进宗人府不说,自己也身陷宗人府大牢。

    可谓是一时不慎,得意忘形,自食恶果。     “众人也只敢私下传言,无人敢当你我的面嚼舌。

”谢明曦徐徐说道:“这层窗户纸,不必揭开。

我们权当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    “也只能这样了。

”盛鸿还是有些郁闷。     建文帝已经死了几年。

现在被人翻腾出来嚼舌,身为人子,心里难免不痛快。

    ……    谢明曦也未再多劝,转而扯开话题:“陆迟赵奇陈湛三人,都已在回京途中。

算一算路程,不出几日,就该到京城了。 ”    提起同窗好友,盛鸿郁闷的心情顿时好转,眼中有了笑意:“我也巴望他们早点回京。

”    “我登基时日尚短,连头连尾还没到三年。 朝中多是三朝老臣。 ”    “老臣们老持沉重,一个个都是老谋深算的老狐狸。 表面一个比一个忠心,实则都在省视掂量我这个天子的分量。

看我这个天子是否值得忠心追随。 ”    “我这个天子下的圣旨,在宫中和京城还算有用。 却未必出得了京城。 ”    “现在我勉强安定了朝堂,不过,离攘内安外还差得远。 想推行新政,必须要有真正忠心于我能干肯干的臣子才行。

”    盛鸿的心腹亲信都在蜀地,如今总算为官满一任了,盛鸿打定主意要将他们都调任回京。     陆迟赵奇陈湛俱出身名门,家族势力庞大,姻亲故旧众多。 也因此,就算他们年轻资历浅薄一些,被天子重用也不会惹来非议反对。     叶景知萧宇凡谢元舟等人依旧留在蜀地,当日随盛鸿一起去蜀地的新科进士们,此次也有数人一同回京。

    也因此,盛鸿颇有“我的人马总算回京”的畅快愉悦。     谢明曦目中也漾起笑意:“这么久没见林姐姐她们,我心里也惦记得很。

以后她们回京,我们便能时时相见了。

”    和好友重逢相聚,是世间最美好的事。     夫妻两人再次相识而笑。     谢明曦又笑道:“林姐姐她们回京,佑哥儿他们也都会一同回来。 阿萝不知会何等高兴。

”    她有意给阿萝一个惊喜,林微微等人归京之事,一直都瞒着阿萝。

    盛鸿笑问:“阿萝要是闹腾着和佑哥儿他们一同读书,你打算如何?”    在蜀地时,阿萝日日和佑哥儿小宝儿他们一起读书。

一旦佑哥儿等人回京,阿萝不闹腾才是怪事。

    谢明曦显然早有打算,微微一笑道:“召他们一同进宫读书便是。 他们几个,正好做阿萝的伴读。

”    这个伴读的意义,和在蜀地时陪同阿萝读书截然不同。     在蜀地时,阿萝是蜀王爱女,是大齐郡主。

佑哥儿他们和阿萝一起读书,是因自己的爹娘和蜀王夫妇关系密切,理所当然。

    而现在,阿萝是帝后唯一的女儿,是大齐最尊贵的公主。

日后,将会是大齐的皇太女,成为大齐建朝以来的第一位女帝。

    阿萝的伴读,以后也将会是她忠实的追随者。 成为大齐女帝的心腹之臣。

    ……    Ps:书友们,我是寻找失落的爱情,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

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