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诗歌

第一八一十章 枪与剑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 本站
  • 2019-07-11
  • 52已阅读
简介 咚咚咚……枪啸回荡,震动九天,那岩石中喷涌而出的枪芒,如潮水一般汹涌,瞬间湮没了新凡的身影。 “嗯?破霄门的后世弟子,资质倒是不错。 不过,想打开枪祖秘典,还有些难度,我就成全你吧

第一八一十章 枪与剑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咚咚咚……枪啸回荡,震动九天,那岩石中喷涌而出的枪芒,如潮水一般汹涌,瞬间湮没了新凡的身影。

“嗯?破霄门的后世弟子,资质倒是不错。 不过,想打开枪祖秘典,还有些难度,我就成全你吧……”一个声音响起,正是破霄枪灵的声音。

一瞬间,四周场景变幻,新凡发觉他置身于一片混沌黑暗空间中,周围充斥着无比可怕的枪意。

“这是哪里……”新凡惊愕高呼。 “这是闯入破霄枪林的真正磨砺,你通过了这一关,就有资格去开启枪祖秘典。 你对这部枪典如此执着,我就成全你。

”破霄枪灵这般道。

新凡面容抽搐了一下,他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以他强大的实力,自是能感应到,这个混沌黑暗空间何等可怕,即使是以绝代皇主的实力,也是感到一阵恐惧。 “你不用担心。

你的境界是皇主境,这片空间对你的压制力,不会超过这一层次。

”破霄枪灵说着,陡得顿了顿,语气转冷,道:“不过,若是你闯不过这一关,就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困死在这里,另一个……”话语回荡,破霄枪灵的声音却是消失。 “另一个选择是什么!?”新凡急问道。

然而,却是无人回应他,在这片黑暗空间的尽头,则是有一只巨大光眸出现,绽放则光辉,如同一轮大日。

“我新凡是破霄门这一纪元的第一天才,定能闯过这里,获得枪祖秘典,成为这一纪元破霄门的第一强者。 ”这片空间中,回荡着中年男子的嘶吼,如同是一个困兽的誓言。

黑暗空间尽头,那只巨大光眸闪烁了一下,倒映出新凡的身影,瞬间将之体内的秘密窥尽。

“凝练至大成的超品枪魄,修炼破霄极枪,倒是一个盖世奇才。

可惜,执着之念逊色许多,就算资质与晁破霄相差无几,也难成为第二个他,难道说,枪祖秘典真要落入一个外人的手中?”破霄枪灵喃喃自语,有些抵触。 随即,巨大光眸闪烁了一下,光华流转,浮现外面的情形,只见一座枪域中,严成影等刚打破束缚,齐齐冲出,看到眼前的情景,一行同伴皆是目瞪口呆。

“这也是一个不错的苗子。 虽然修为逊色了一些,但是,资质堪称上上之选,也一并加入磨砺吧。

”与此同时。

外面,那块岩石再次枪意涌动,喷出一道枪芒,将严成影卷走。

……这个时候,秦墨、晁破霄在那座诡峰的接近山顶处,则是陷入了苦战。

那里的地带呈现一片翠绿,如同是一片天然翡翠地,不仅岩石、树木是翡翠色,便是溪水也是翠绿之色,青翠欲滴。

一座座翠绿殿宇坐落其间,有着古老的祭文传出,一群群碧绿强者出现,从四面八方杀至,将两人重重困在其中,陷入了苦战。

这些翠绿强者的实力无比可怕,都是超越皇主境的大高手,绝非秦墨能够抗衡。 不过,晁破霄应付起来并不吃力,有着双重护盾的防御,这位破霄门开山祖师将自身的恐怖战力发挥到极致,横扫了超过一百波的敌人。

这是一场苦战,敌人似是源源不断,根本不给秦墨两人喘息的机会。 并且,每当晁破霄发起猛攻,四周敌人的数量就会骤然增加,攻势凶猛数倍。

“老大哥,不太对劲。

”秦墨皱眉,开口道。

“肯定不对劲,这是想逼迫咱们退回去,根本不像让咱们登顶。 ”晁破霄咬牙,将枪势催动到极致,却始终无法更进一步,他早已发现这个问题。 闯入这片翠绿如翡翠的地带,遇到的敌人比之前凶猛太多,无论是数量上,还是实力上,都是强上十倍不止。 单是这一点,秦墨两人倒不会觉得什么,但是,每当他们遭到空隙前进,就立刻遭到无形之力的阻碍。

这种无形之力,并非是这片翠绿地带的力量,凭秦墨、晁破霄的变态感知,已是判断出来,这是破霄枪灵的力量。

两人交换眼神,皆是有着疑虑,为何破霄枪灵要阻碍他们的前进。 若是执意要阻碍,就不该放他们进入此峰才对,这未免有些诡异。

“哼!将我在此处,困了如此漫长的时间,还要阻挠我一览枪祖秘典吗?”晁破霄大吼,手中长枪一展,一道枪芒乍起,宛如巨龙翱翔九天,枪势震动得整座山峰都在颤抖。 一刹那,这一枪已是贯入敌群,骤然炸开,迸发出无比恐怖的波动。 前方的一群群翠绿敌人,瞬间被枪芒绞碎,一条道路生生被贯穿出来,直通向这片地带深处的翠绿宫殿。

此时,晁破霄飞身掠起,同时抬手一招,将秦墨摄起,朝着那片殿宇而去。

咚!一道战鼓声响起,震得山峰摇动,似是天地都为之颤动,正是此前,在进入此峰时的鼓声,从翡翠殿宇中鼓荡而出。 此刻,战鼓如雷,挟带着毁灭神魂的波动,朝着两人直撞过来。

这样的攻势之强,使得秦墨为之色变,感到致命的威胁,双重护盾可能防御不住。

“战!”晁破霄一声咆哮,长枪直刺,洞穿了虚空,竟是避过了阵阵鼓声,直袭那片翡翠殿宇。

这是两败俱伤的手段!“晁大哥,你……”秦墨不禁色变,却是来不及说什么,当即运转体内之力,心脏中的开天剑魂亮起,全力催动,一道剑芒飞射而出。 一刹那,整个虚空都为之暗淡,无论是战鼓音波,还是晁破霄的浩荡枪芒,亦或是这片地带的翡翠之光,都被这道剑光盖压过去。 剑光掠起,竟是蕴含着斩开天地之锋锐,一剑斩开了战鼓音波,并直掠而起,与晁破霄的枪势汇合在一起。

这样的剑势,与主宰境之上的攻势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但是,那剑势中的锋锐,却是连晁破霄也为之心惊。 “极道剑魂的奥义破体!”晁破霄眼睛一亮,旋即豪迈大笑,“好!这才有绝代天骄的胚子,管他对手是谁,当你挥剑的那一刻,统统都给斩杀!剑道如此,枪道也是如此……”“与老大哥并肩作战,乃是此生之幸事!”秦墨笑着说道。

一起联手破开混沌黑暗空间,又一起闯峰至此,破霄门这位开山祖师无论是武志,还是行事,或是性情,都让秦墨钦佩不已。

也让他感到,远古时代的那段岁月,奇才天骄们的风采!轰隆!枪芒与剑势融合,顿时,剑光融入枪势之中,这道枪芒骤然暴涨,映照得整座山峰也黯然失色。 伴随着一阵轰响,那片翡翠宫殿被洞穿,在殿堂中,一面古老而锈迹斑斑的战鼓也是被刺穿一个窟窿。

秦墨、晁破霄两人飞掠,速度不停,朝着山峰顶端而去。

“竟是这样破开了战神鼓!这是极道剑魂之首·开天的威力吗?”一个光眸出现,在破碎的殿宇中飘荡,注视着秦墨、晁破霄的背影,跳动着异样的光芒。

“这样的天骄,却不是破霄门的弟子,若是晁破霄如今尚在世,一定会无比遗憾吧。 可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