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诗歌

第141章 仇恨,要你陪葬

  • 本站
  • 2019-05-15
  • 194已阅读
简介 天武皇帝答应是答应了,却交代了孤飞燕好一番,才让她离开。 交代的事,无非是如何隐瞒靖王。 毕竟,接下来他还会经常召孤飞燕入宫。 活着命离开御书房,孤飞燕本该高兴的,可

  天武皇帝答应是答应了,却交代了孤飞燕好一番,才让她离开。 交代的事,无非是如何隐瞒靖王。 毕竟,接下来他还会经常召孤飞燕入宫。

  活着命离开御书房,孤飞燕本该高兴的,可心里头却特别沉重。   她总觉得天武皇帝如此隐瞒病情,一定有什么秘密。   她应该告诉靖王殿下呢,还是隐瞒?  犹豫了许久,她最终还是决定暂时作罢了。 毕竟,她都不知道靖王殿下有没有真正将自己当做自己人,更不了解靖王殿下和天武皇帝之间的关系如何。 她不能拿自己的小命冒这么大的风险。

  她想,不管怎么样,天武皇帝是靖王殿下的父亲,如今还这么倚仗靖王殿下,总不会有害靖王殿下之心的。

  只要不危害靖王安危就好,皇族里朝廷里那么复杂的事情,她才不管,也管不了。   孤飞燕还未到宫门口,夏小满就从一旁冒了出来。

孤飞燕颇为意外,“你怎么在这儿?”  夏小满其实一直在御书房门外潜伏着,若不是苏太医先出来,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他该着急死了。   他故作不知情,急急问,“皇上没怎么着你吧?”  孤飞燕一本正经地回答,“皇上特别欣赏我的药术,找我闲聊,还说我是功臣。

哼,你以后少欺负我。

”  夏小满十分纳闷,这丫头撞破那么大的秘密,皇上能放过这丫头,莫不是收买了她?怎么收买的呢?  夏小满正要试探,孤飞燕却已经走远了。

宫里头并非问事的地儿,夏小满只能先追上去。

  两人乘轿子离开,出宫门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孤飞燕看着窗外,眉目耷拉着,似疲惫又似有心事。

直到看到一处张灯结彩的宅子,她才醒神。

  她认真看,便知道这宅邸是昨夜刚刚办过婚事的祁家大宅。   她想,韵贵妃昨晚上吓成那样了,祁家这边估计是没等到什么惊喜吧?昨晚上她都没碰那杯茶,韵贵妃不明情况就算了,居然还能跟着梅公公一起污蔑她!真是可恶!活该他们这种下场!  想着想着,孤飞燕的心情忽然就好多了。

  自己不开心的时候,想想别人的水深火热,再大的事也就不算事了;再想想仇人的水深火热,那不开心往往就会变成很开心。

  孤飞燕坏坏的一笑,放下窗帘子,很快就打起盹。

  此时,祁家大宅里,正上演一场闹剧呢!  昨夜洞房花烛夜,祁彧喝得烂醉,压根没有回房。 他自己不没回房就算了,祁家的人也没将他送回房去,由着他睡在书房。

  怀宁公主等了一宿,没等到母妃说好的惊喜已经很不开心了,又没有等到祁彧,她的公主脾气立马就上来。   她让陪嫁的薛公公和侍女,教训起了祁彧身旁的人。

一大早,就将三个小厮,两个婢女,连同祁家的大管家一并赏了耳光。

  “怎么伺候的?”  “故意的吗?给本公主下马威是吗?”  “本公主告诉你们,本公主就算被贬了,也还是君氏的女儿!”  “彧哥哥心里头有没有本公主,你们是最清楚的!本公主这一回就先饶了你们,去,去把彧哥哥找来,就说我等着他一起去问安!”  ……  怀宁公主若还是公主身份,今儿早上,祁家二老是得过来问安的。

祁彧则得跟她一块进宫去问安。 可如今她为庶民,就得按庶民的规矩来,去给公婆敬茶问安。

  管家犹豫了一番,才匆匆离去。   怀宁公主等着,越等心里头是越没底。

其实,她心里头若有底,早就自己去找人了,不必在这里教训下人,使唤下人。

  自从那日离开大理寺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彧哥哥的。

她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而昨日,彧哥哥背她上轿的时候,她在他耳边解释了好多好多。 彧哥哥却一个字都没有回答她,她都偷偷哭了。   怀宁公主一等再等,没等来祁彧,就连管家都没见人影。 她终于忍不住了,让薛公公去瞧瞧。

  哪知道,薛公公给她带回来一个晴天霹雳。

祁彧已经收拾好行礼,准备启程去东疆!这会儿正在大堂跟父母拜别。

  “不!”  “他不可以这样对我!不可以!”  怀宁公主大哭,立马往大堂跑去。 然而,她到大堂时候,却只看到祁大将军和夫人徐氏,还有疯疯癫癫的祁馥芳。   怀宁公主一点儿都不客气,怒声质问。

  “彧哥哥呢?”  “彧哥哥人呢?”  祁大将军和夫人徐氏一见着她,脸色就都不好了。

祁大将军直接起身离开,不搭理。   怀宁公主拦下,怒声,“彧哥哥呢,是不是你让他走的?”  祁大将军正要开口,一旁的祁馥芳似乎受到了惊吓,忽然就大叫起来,“不是我,不是我……冤枉啊!”  她惊恐地躲到夫人背后去,指着怀宁公主大喊,“是她!她才是凶手!她要害孤飞燕!她要还孤飞燕!”  祁大将军和夫人徐氏本就心疼被逼离家的儿子,见女儿这般光景,他们更是心疼如刀割,这气,自是全往怀宁公主身上撒。

  只是,打不得,骂不得,只能冷漠以对。   徐氏怨恨地看了怀宁公主一眼,护着祁馥芳,从一旁匆匆离开。 祁大将军则是恶狠狠地瞪了怀宁公主一眼,避开她,亦是大步离开。

  怀宁公主怔在原地,一动不动,只听到祁馥芳的疯叫声渐渐远去。

那疯叫声一直重复着,“她要害孤飞燕,她要害孤飞燕,她要害孤飞燕……”  “啊……”  怀宁公主终于受不了了,她捂住耳朵,也都快疯了,“啊……啊……”  孤飞燕孤飞燕,全都是因为孤飞燕!  她不好过,孤飞燕也休想好过!  “孤飞燕,你等着!本公主就算是死,也要你陪葬!”  怀宁公主那妆容精致的脸变得无比狰狞,她对薛公公冷冷道,“快去安排,我要马上见到母妃和皇兄!马上!”  当日,怀宁公主就离开了祁家,而祁彧成婚翌日就启程赴战场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

  孤飞燕回靖王府补了一觉,醒来已经是午后。 她听到这个消息,倒没什么诧异的。 她一直就觉得祁彧不是真正喜欢怀宁公主的。

对于祁彧这种人,无利可图,何以言爱?  孤飞燕关心的是靖王殿下的下落。   程亦飞那厮都不亲自去抓百里明川的,这就说明百里明川是已经逃了。 靖王殿下也不至于还在追捕。   他都两宿未归了,去哪了呢?有其他重要的事情吗?她好歹也是个被救回来的人质,他一个当主子的应该要过来关心关心呀?他应该很忙吧?  孤飞燕正失落着,门外却传来了夏小满的喊声,“孤飞燕,殿下回来了,要见你!速速到归云亭去!”  孤飞燕大喜,立马冲出去,差点把夏小满给撞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