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诗歌

第13章 外表体面,背后心酸

  • 本站
  • 2019-05-15
  • 42已阅读
简介 秦佔洗完澡,穿着浴袍下楼,昌叔如常给他递了杯冰镇果汁,他喝了一口,随意问:“上面没动静?” 昌叔应声:“没有,挺安静的。 ” 秦佔坐在沙发上,面色坦然道:“不会吓晕了吧?” 昌

  秦佔洗完澡,穿着浴袍下楼,昌叔如常给他递了杯冰镇果汁,他喝了一口,随意问:“上面没动静?”  昌叔应声:“没有,挺安静的。 ”  秦佔坐在沙发上,面色坦然道:“不会吓晕了吧?”  昌叔立在一旁,出声回道:“应该不会,之前有吓晕的,小少爷还是会叫人进去。 ”  秦佔没再说话,昌叔又给他准备了一些甜品,这才默默离开去做自己的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偶尔秦佔会看一眼手机,超过四十分钟,楼上还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他心底说不上是意料之中还是意料之外,破纪录了。

  原本他有些事儿要做,但是等着等着,忽然就想知道最后的结果,她到底能不能在上面撑满一百分钟?  秦嘉定卧室房门打开,闵姜西从里面走出来,家里上到管家下到阿姨,全都用礼貌又不失打量的目光观察她,暗叹这是长久以来第一个‘好去好回’的英雄,果然人不可貌相!  闵姜西来到楼下,看到秦佔坐在沙发上看笔电,开口打了声招呼,“秦先生。

”  秦佔抬起头,面色如常道:“课上完了?”  闵姜西微笑着点头,“是。

”  秦佔脸上不辨喜怒,闵姜西脸上则不辨真伪,看不出她是真的挺高兴还是强颜欢笑。

  秦佔不动声色的说:“一起吃顿饭吧。

”  闵姜西道:“谢谢,不耽误您时间了,我回去后还有其他工作要做。

”  秦佔说:“不用客气,跟你聊聊秦嘉定的学习情况,而且我听说你来先行一个月,目前为止只签了这一单,回去除了端茶递水,怕也没有其他需要你做的。 ”  他直言不讳,闵姜西心肌梗塞,当即扬起唇角来掩盖内心的真实感受,笑着回道:“那就打扰秦先生了。

”  秦佔让人去叫秦嘉定下楼吃饭,自己也回去换了身衣服,几分钟后,长长的餐桌旁只坐了他们三人,阿姨陆续上菜,没有二十也有十五,昌叔从旁说:“闵老师,不知道您是什么口味,如果有想吃的菜,我随时叫厨房准备。

”  闵姜西礼貌回道:“谢谢您,我不挑食,这些足够了。

”  昌叔点头离开,闵姜西跟秦嘉定对面而坐,皆是不着痕迹的互相观望,直到主位的秦佔拿起筷子,“闵老师别客气,家常便饭。 ”  秦嘉定动了,闵姜西暗道没错,秦家小孩子养的如何暂且不论,规矩还是挺大的。

  始终面带微笑,闵姜西说:“多谢秦先生款待。

”  三人默默地吃了一小会儿,秦佔率先打破沉默,出声问:“今天的课上的怎么样?”  秦嘉定挺直着腰板,垂着视线,举止得体的吃东西,闵姜西见状,微笑着说:“我觉得还不错,秦同学很配合。 ”  秦佔看了眼秦嘉定,“你呢?闵老师怎么样?”  秦嘉定咽下口中食物,面无表情的说:“除了迷信点,其他都可以。 ”  秦佔没看闵姜西,只自顾自的问:“迷信什么?”  秦嘉定道:“说鬼话。

”  闵姜西暗气这小子真记仇,她都没想着告状,他倒是先打一耙,脑子已在飞速旋转,想着下一秒秦佔问她她如何回,谁料秦佔面不改色的说:“你信了?”  秦嘉定说:“我又不是两三岁的小孩子。

”  秦佔道:“知道就好,成年人难免鬼话连篇,不是说鬼话的就是鬼,跟迷信更没半毛钱关系。 ”  秦嘉定‘嗯’了一声,表示理解。   他们二人皆是神情自然,仿佛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教育’模式,闵姜西从旁听着,却是如鲠在喉,什么叫鬼话连篇?还不如说她迷信呢!  “既然你们两个都没问题,那以后一周六节,除了周日,其余都是这个时间。 ”  秦佔直接拍板儿了,闵姜西抬头说:“一周六节?”  秦佔看向她,“没空?”  闵姜西勾起唇角说:“不是,就怕这个密度,秦嘉定同学会觉得有些吃力。 ”  秦佔说:“那就尽快习惯这个频率。

”  闵姜西是无所谓的,不仅无所谓,心底还阵阵欢喜,这都是钱啊。

  心底美滋滋,闵姜西面儿上尽是为人师表的淡定,出声说:“好,我跟秦同学一起加油。 ”  秦嘉定不置可否,三人继续无言的午餐。

闵姜西来深城之前,在夜城待了六年,汉城待了十年,冬城也待过一整个童年,这三个地方菜系的统一特点就是口味重,不是咸就是辣,而深城本地口味清淡,靠海,多海鲜,闵姜西是不怎么喜欢吃的,她吃得少不奇怪,怪的是秦佔跟秦嘉定也都一副厌食症的样子,没动几口就结束了。   饭后,闵姜西要回市中,正好秦佔也有事儿要走,说是顺道送她,闵姜西连连客气的拒绝,开玩笑,公司给买的五险一金还不知道生没生效,她可不敢再坐‘黑无常’的车,可倒他外号横命也硬了,她没办法舍命陪无常。   秦佔猜到她心里想什么,这一次看破没戳破,叫司机送她回去,闵姜西客套了几句就应下了,毕竟从这里腿儿着回去,可能半路就得叫一顿美团外卖。   司机把闵姜西送到市区某处,闵姜西没有直接回先行,而是又叫了辆计程车,说:“师傅,麻烦送我去最近的医院或者疾控中心,能打各种疫苗的地方。 ”  司机从后视镜里瞄了眼闵姜西,听她语气里带着坚决跟急迫,忍不住担心的问:“被狗咬了?”  闵姜西看司机也挺害怕,遂出声安慰,“您别怕,我没被狗咬,也没要病发,过去防患未然。 ”  二十分钟后,闵姜西出现在医院门口,找到相关部门,坐下后对医生说:“您好,我想打一针狂犬疫苗,家里有狗,怕被咬。

”  医生在忙其他事情,听到没被咬,倒也不慌不忙,直到闵姜西说:“医生,家里养冷血动物需要打什么疫苗?”  医生回道:“冷血动物不需要打疫苗。

”  闵姜西又问:“那像是松鼠,龙猫这种小动物呢?”  医生终是忍不住转回头,看着闵姜西道:“你是在家里开动物园吗?”  闵姜西一言难尽,脑子里回放着她跟秦嘉定面对面坐着时的画面,他盯了她几秒,忽然开口,一字一顿道:“老、师,你坐到我的松鼠了!”  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在动画片之外的地方见到松鼠,尾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