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诗歌

第145章 女教师的游戏

  • 本站
  • 2019-05-15
  • 184已阅读
简介 耳边的脚步声愈发清晰,有人在走廊中奔跑,闹出了很大的动静。 “哥,你说会不会是梦境的主人?”弟弟从怀里摸出一把戒刀,又将随身携带的一瓶佛灯灯油涂抹在刀尖之上。 哥哥不太

  耳边的脚步声愈发清晰,有人在走廊中奔跑,闹出了很大的动静。

  “哥,你说会不会是梦境的主人?”弟弟从怀里摸出一把戒刀,又将随身携带的一瓶佛灯灯油涂抹在刀尖之上。

  哥哥不太确定:“阴气扑面而来,好似阴兵借道,势不可挡,还是小心为妙。 ”  二人慢慢来到门口,正好看到了拽着黄雪狂奔的我。   “是你?禄兴要杀的那个人!”  双胞胎异口同声,他俩突然出现也把我吓了一跳:“闪开!别挡路!”  这两个人既然知道禄兴,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飞起一脚踹向脸上长着大片胎记的哥哥。   对方估计也是练家子,灵活躲开,让我一脚踢空。   “上次杀了亡神神煞的就是你,这一次又来抢夺天乙贵人,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知道八字神煞的秘密?!”  两兄弟心中震惊,但我现在可没有时间回答他们的问题,拽着黄雪飞速从两人中间穿过:“初次见面,出于礼貌提醒一下你们,我后面跟着一群涉世未深的孩子。 ”  我对着双胞胎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果断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涉世未深的孩子?”两人不明所以,忽然感觉浓烈的怨气刺入皮肤,心神悸动,这才扭头看去。   两三米宽的走廊上至少拥挤着几十个身体残缺面目扭曲的学生,他们瞪着黑洞洞的眼睛,裂开大嘴。

  “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会有这么多新人?”  “这两个家伙长得太像了,我们要想个办法区分他们。 ”  “不如一个砍掉双手,一个砍掉双脚怎么样?”  “好方法,我同意!”  一大群阴魂厉鬼当着双胞胎的面,说着毛骨悚然的话语,丝毫没有在意当事人复杂的心理感受。   “哥,怎么办?这种情况我们修行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有遇到过。 ”弟弟看着我离开的背影咬牙切齿,厉鬼入梦并不少见,但一入就是几十个,这谁受得了?  “不可力敌,我断后,你去追那个男人。 听禄兴说他好像叫做高健,记住他的长相,他旁边那个女人很可能就是梦境的主人。 ”哥哥比较沉稳,说完后大袖一挥拿出五张灰色的符纸。   “搬天五鬼,化为冥童,护我左右,速速现形!”他咬住舌尖,吐出一口精血,双手掐诀,按照天地五行打出五张符箓。

  灰色符纸乃邪道所绘的鬼符,沟通的也是天地间的邪神妖孽,所以每次施展术法都需要用血液启灵。

  五张鬼符打出后,借助浓郁的阴气迅速成形,化为五个灰白色的力士:“冥童开智,护卫我身!”  他又弹出一滴血液,随后这五个鬼影横拦在走廊中间。   哥哥这一手邪术让对面的那群学生停下了脚步,他们议论纷纷,看向哥哥的眼神也变得不同。   “新人是个道士?”  “他似乎不喜欢和我们在一起。

”  “那就砍掉他的双腿吧,另一个砍双手。 ”  几十个学生歪歪扭扭拖着残缺的身体,根本不在乎哥哥弄出来的五个鬼影,他们稍微停顿过后,又蜂拥冲了过来。

  那场面着实惊悚,挤在前面的十几个学生裂开大嘴撕咬着五道鬼影,一张张卖力开合的嘴巴让双胞胎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阿弥陀佛,离婆离婆帝,求诃求诃帝,灭罪真言!”弟弟手持戒刀,口中诵念佛经,五道鬼影上冒出暗金色的淡淡光芒,如果让江城其他修道之人看到这一幕肯定会大吃一惊。   哥哥修邪道鬼术,弟弟修佛法普度,两人一母同胎,竟然能将佛道咒术效果叠加在一起,这是一种对传统修行的颠覆,往好了说叫开拓创新,往坏了说那就是离经叛道!  弟弟戒刀挥出,冲在最前面的两个学生惨叫一声,倒在人群脚下,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弹。

  其他学生见此情景,非但没有出手相助,反而将那两人的身体啃食殆尽。

  “这群厉鬼已经成了气候,冥童根本挡不住,我们走!”双胞胎扔下五道鬼影,飞速后撤。

  有这两位活雷锋拖延时间,我和黄雪暂时摆脱了危险。   “他们好像没追过来。

”我站在安全通道里,也分不清这到底是第几层。   “刚才实在是太危险了,如果被那些怪物抓住,后果真的无法想象。

”黄雪抓着我衣服,就算已经逃离,她仍然不敢松开,生怕我走远:“现在我们要怎么办?”  “有些麻烦了。 ”冤魂厉鬼堵住了实验楼底层,我没办法只能带着黄雪先往楼上跑,这样一来离实验楼出口自然越来越远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单纯的逃跑只会让自己陷入被动当中,我们首先要弄明白对方的根本目的是什么。 ”  黄雪半信半疑的看了我一眼:“喂,你半个小时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  “任何事情都没有固定的解决方法,我们要学会分析一切对自己有利的东西,然后选择出最优的方案。 ”我信誓旦旦的揉了揉黄雪僵硬的肩膀:“别紧张,我手中还有一张可以绝地翻盘的底牌,等到我们掌握了主动权,那么这场生死游戏的规则就将由我们来制定。 ”  黄雪不客气的打落我双手:“听完你的高论,我想起了姐姐在出国之前送我的一句话。

”  “说来听听?”  我以为是关于黄雪小时候的事情,或者会涉及黄家的隐秘,结果没想到黄雪深深叹了口气,无奈的重新抓住我衣服下摆。

  “姐姐临走时千叮咛万嘱咐,说宁愿相信身边有鬼,也不要相信男人这张嘴。 ”  我哑然失笑,看着她俏生生的脸蛋:“至少她第一句说的没错啊。 ”  稍微缓了口气,我便拿出手机走出安全通道,黄雪紧紧跟在我身后。

  “这里是四楼。 ”用手机灯光照了一下楼层标示,我贴着墙壁进入黑洞洞的走廊当中。   楼底下不时会传来阴魂厉鬼的哭喊和叫骂声,但这层却非常安静。   来到走廊中间,有一间屋子向外透着亮光。

  “大部分教室都上了锁,只有这间里面有人。

”我和黄雪来到门口向里面看去,有一个光着上身的老男人被蒙住双眼绑在椅子上。

  “要不要救他?”黄雪用手肘轻轻碰了我一下,我赶紧回头示意她闭嘴。   这边声音刚发出来,被捆绑的老男人就已经听到,他晃着肥得流油的脑袋:“雯老师,是你回来了吗?”  我屏住呼吸,拉着黄雪躲到里屋,远远避开这个男人。   “他被绑在那里,应该也是噩梦的受害者,我们或许能从他身上得到某些有用的东西!”黄雪固执的看着我:“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大家可以联手逃出去的。 ”  “朋友?”我摇了摇头,拉着黄雪一起躲到了桌子下面:“在这场噩梦里你的朋友只有我。 ”  发现黄雪露出不服气的表情,我只好解释道:“捆绑的功用是限制行动,但那个男人身上的绳子只绑住了他的脚踝和手臂,如果想要挣脱开非常容易。

”  “那他为什么不跑?”  看着黄雪单纯的眼神,我只好向她普及一些基本的常识:“适当的束缚感会刺激人身上的兴奋点,这个男人很显然正在和他口中的雯老师进行一场超越友谊的游戏。 ”  没过几分钟,走廊外响起了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那名留着长发的女教师走进屋内。   “雯老师,你回来了?快!我们继续吧!”  老男人像条狗般在椅子上晃动着肥肉,女教师款款走到他身边,手指从老男人稀疏的头发中划过:“你想要什么奖励?”  她若无其事的扫了一眼里屋,脖子上的佛头吊坠正闪着淡淡的红光。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