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诗歌

第144章 他不过是个替身

  • 本站
  • 2019-05-15
  • 23已阅读
简介 孤飞燕在靖王府里满怀期待地等着。 程亦飞原本想差人进宫去约八皇子,可转念一想,便亲自去了。 他跟八皇子就跟铁哥们似的,无话不说,无话不谈。 他认识孤飞燕之后,还都

  孤飞燕在靖王府里满怀期待地等着。

  程亦飞原本想差人进宫去约八皇子,可转念一想,便亲自去了。

  他跟八皇子就跟铁哥们似的,无话不说,无话不谈。 他认识孤飞燕之后,还都机会跟八皇子提起,他想,孤飞燕怕一个小药女如何能见到八皇子?更何来喜欢呢?  他百分百肯定,孤飞燕是胡诌个人来,打发他的。

  那小丫头,胡诌之前也不先打听打听,不知道八皇子跟他关系铁吗?  但凡他程亦飞要的兵,就没降不了的。

他第一次想要女人,自是要见招拆招,降得她心服口服,心甘情愿。   程亦飞还是第一次在战场之下,感觉到兴奋和冲动。   他亲自到了宫中,才被告知八皇子被皇上叫去下棋了。

他只能等。

  除了靖王和太子这两位嫡出的皇子,天武皇帝真正宠爱的儿子也就大皇子和八皇子两位了。 大皇子得宠全是依仗母妃韵贵妃的帮衬,而八皇子则不然。   八皇子的母妃出身同韵贵妃一样卑微,且早就过世了,根本不得天武皇帝的宠爱。 关于八皇子得宠,宫里头有两种说法。   一个是,八皇子同九皇子靖王相貌相似,就比靖王早出生两个月,当年靖王被带离君氏皇子,皇上皇后念子心切,便将对靖王的疼爱全转移到八皇子身上;  另一个是,八皇子不同于成日在宫中争宠,朝中争权的皇子们,他喜江湖,远朝堂,志向高洁,性子清高,深得皇上赏识。

  无论传言真假与否,天武皇帝对八皇子的喜爱,是千真万确的。   程亦飞等得都快睡着了,八皇子君瀚引终于回来了。

  只见君瀚引并没有着宫装,而是一身玄衣劲装,墨发高束。 他身材高大挺拔,五官英俊,气质高冷,给人一种可远观不可靠近的高冷之感,眉宇间同靖王君九辰隐约有些神似。

  然而,平素不怎么笑的他,一见着程亦飞便呵呵大笑,“你怎么来了?本皇子还打算今夜去找你。

”  程亦飞亦是高兴,作了个揖,道,“八殿下,末将请你喝酒,有美人作陪,赏不赏脸?”  婢女端来水盘,君瀚引一边洗手,一边问,“程大将军今日何来的雅兴?这美人莫非是靖王府上那位?”  程亦飞一愣,随即就箭步走到他面前去,认真问,“你知道了?”  君瀚引有特别严重的洁癖,无论去哪,哪怕是去了天武皇帝那儿,回来之后也一定要洗手。

  他低着头,一个手指头一个手指头地洗干净了,又慢条斯理地将手擦干净,才反问道,“程大将军张榜示爱,这事早传遍天炎了吧?你呀,就不怕你手下的兵笑话?”  程亦飞差点以为八皇子和孤飞燕早有联系,听了这句话,他悬着的心才落下。 跟八皇子抢女人,他是敢的。

只是,不希望。   他呵呵笑道,“男欢女爱,有何可笑话的?就是她,八殿下赏脸不?”  君瀚引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似有犹豫。

程亦飞呵呵笑着,道,“那丫头说喜欢你,你不去,她还不见我。 走吧,就当帮我一回。 ”  君瀚引这才抬头看来,纳闷了。

程亦飞连忙将情况说明,他勾住八皇子的肩膀,特别诚恳地求,“我是真喜欢她,就当帮我一回!兄弟我是认真的。 ”  君瀚引看了他一眼,很快就拿开他的手,轻轻拍了拍肩膀,不说话。   程亦飞知道八殿下并不喜欢跟陌生人吃饭,更别说是女人了。 他正要继续求,谁知道君瀚引却答应了,“成,本皇子今夜恰好得闲。 就这一次,下不为例。

”  程亦飞大喜,“多谢!走吧,福满楼那已经安排好了!”  君瀚引呵呵笑道,“急什么?我这儿还有点事,你把人先过去,我随后就到。 ”  程亦飞高兴极了,兴奋地离开。   然而,他的背影一消失在门口,君瀚引的笑容就渐渐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高冷与轻蔑。

  他轻拂肩膀,分明是很嫌弃程亦飞刚刚的勾肩搭背。

  他拍完了肩膀,看了看双手,十分嫌弃。

明明刚刚才洗得干干净净,他竟又慢条斯理地洗了起来。   宫女红玉端着水盆,低声道,“主子,依奴婢看,孤药女未必是胡诌,或许,真的仰慕您。 这可是个机会呀!昨夜御书房里的事,梅公公守口如瓶,奴婢怎么打探都打探不着。

”  听到这里,君瀚引便冷冷打断,“够了,不必再问了。 引起父皇的猜忌,本皇子这些年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他怎么可能真的远朝堂,喜江湖呢?  他自幼得了皇后的宠爱,父皇的疼爱,那又如何?他不过是个替身而已!  太子出生之后,他享受的一切就都没了!宫里头多少人在笑话他?君九辰回来了,宫里头又有多少人等着看他笑话?  他记得清清楚楚,十四岁那一年,父皇亲口对他说,他长大了,九皇子也长大了,他的脸是越长越不像九皇子了。

  年幼相似,长大了未必再相似;年幼得宠,长得了也未必会得宠。 这个道理,他在十四岁之前就懂了。 所以,他一直都在做戏,瞒过了父皇,瞒过了所有的人。   即便他已经离开晋阳城三四月了,但是,这城里的一切,宫里头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   靖王对孤飞燕的器重,他关注着。   昨夜,孤飞燕被召进宫在御书房待了两个多时辰,苏太医也去了。

这事,他也关注着呢!  他早就想会一会孤飞燕了,程亦飞来得正是时候……  程亦飞出宫之后,立马去找孤飞燕。

  孤飞燕的婚约已经解除,夏小满如今对程亦飞是一点儿都不排斥了。

一听说程亦飞要约孤飞燕吃饭,他亲自将孤飞燕送到门口。   “程大将军,这人就交给你了。

”  夏小满虽然笑得暧昧,却还是凑近,压低声音,认真提醒,“程大将军,这人你还没娶走之前,仍算我们靖王府的。

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的,该守的礼数更得好好守着。 戌时之前,务必安然无恙送回来。

呵呵,若有什么闪失,殿下怪罪下来,咱们谁也担不起。 ”  “那是,满公公放心!”  程亦飞作了个揖,回头看来,冲孤飞燕笑得无比开心。   程亦飞只当她的装的,并没有发现异样,夏小满不明情况,觉得有问题,却也不好多问。

  就这样,马车缓缓朝福满楼驶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