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诗歌

第141章 看谁先开口说话(三)

  • 本站
  • 2019-05-15
  • 147已阅读
简介 王海龙他们五个作为活生生的例子,这让陈歌的话充满了说服力。 “第一次听说鬼屋恐怖场景分级的,不过鬼屋老板分析的倒是很专业。 ” “虽说是为了游客好,可我还是想去参观最

    王海龙他们五个作为活生生的例子,这让陈歌的话充满了说服力。   “第一次听说鬼屋恐怖场景分级的,不过鬼屋老板分析的倒是很专业。

”  “虽说是为了游客好,可我还是想去参观最刺激的场景。

”  游客议论纷纷,最后总算是接受了鬼屋的新制度。

  陈歌松了口气,将王海龙他们搀扶到曾经法医学院学生们瘫倒的地方:“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不行的话就叫医生。 ”  “不用,好多了。 ”说话的是王海龙,他嘴唇泛紫,脸色苍白,眼神朦胧,好像笼罩了一层水雾。   “意识清醒,还能说话,看来确实没事。 ”陈歌蹲在王海龙身边:“其实你还算幸运的,上一次有个兄弟也玩了那个场景,据说他现在还在医院里没出来。 ”  听完陈歌的话,龙哥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你是在安慰我吗?”  “实话实说罢了。

”陈歌将他们身上的所有校牌收回,起身冲徐叔说道:“我们回去吧。

”  看着眼前似曾相似的情景,徐叔正在很认真的在思考,要不要在鬼屋旁边专门修建一个休息站,老这样躺一地也不是个事。

  他本来是挺生气的,可后来听了陈歌说的那些话,也觉得有道理,恐惧场景分级之后,吓晕倒这样的情况估计就会减少很多了。

  徐叔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又亲自去询问王海龙他们,得到身体无碍的答复后,才跟着陈歌离开。   “小陈,今天早上这些是不是你提前计划好的?你确定要把恐怖场景分级?这样虽然场景收入增多,但会不会流失一部分潜在的游客?”  “恐怖场景分级势在必行。

”陈歌态度非常坚定:“我这么做的原因其实刚才已经说过了,仅仅只是为了保护大多数人,以后我的恐怖屋里会有更多新的场景,那些场景对普通游客来说太过刺激了一点。

”  “明知道太过刺激,为什么不做出修改呢?我们毕竟是要满足大多数人。 ”徐叔的看法也没问题,只是有些保守。

  “很多东西是没办法修改的,等以后你就知道了。

”陈歌没走出多远又想起了一件事:“叔,咱们乐园仓库里有没有多余的监控设备?”  “还有几个备用的,数量不多,你想干什么?”  “我想借几个安装到地下停车场,新场景里没有监控,心里总有点不安。 ”陈歌露出鹤山般淳朴憨厚的笑容。

  “借监控?真亏你能想的出来。 ”徐叔摆了摆手:“借是不可能的,按二手价卖给你倒是可以。

不过仓库里东西我也不能乱动,下午我去请示一下罗董,你的鬼屋隐隐有成为乐园招牌的趋势,相信他应该会同意的。

”  两人回到鬼屋门口,徐叔继续卖票,陈歌将所有校牌归位,然后进入午夜逃杀场景当中扮演杀人狂。

  期间也有不少人挑战暮阳中学,只不过大多数连最后一间教室都不敢进,只逛了一半就匆匆返回。   暮阳中学入口没有安装铁门,只是一块门板,游客如果感到害怕,随时都可以离开。 像王海龙那么耿直的五人团体还是比较少的,所以也没有再出现什么意外。   中午休息的时候,陈歌刚脱了碎颅医生外套走出鬼屋,王海龙兄弟俩就走了过来。

  “你俩怎么还在这?准备体验第二次吗?”  陈歌随口一说,没想到两兄弟反应很激烈,连连摇头:“你别误会,今天早上是我们莽撞了,希望你不要介意。 ”  “你这说话语气可跟早上完全不一样,别绕圈子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陈歌开鬼屋这么久,什么人没见过,对方一开口他就知道肯定有事。   性格强硬的王海龙,这时候竟有点扭捏:“其实我和文龙还有个弟弟叫王声龙。

这孩子五岁以前跟普通孩子一样,很活泼,性格也很好。

但是不知道为啥,五岁以后,他突然就哑了,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我爹想了各种办法,看医生,找郎中,最后听信个算命的话,把小弟的名字都给改了,可还是不行。

”  “你来到底想说什么?”陈歌听得有点迷糊,一个五岁的孩子怎么就突然哑了。

  “那我就长话短说。

”王海龙确定左右没人以后,才走到陈歌跟前:“老板,我在你鬼屋里看到了一个很恐怖的女孩,她当时吊在我背后,踩着我的肩膀。

这个场景,跟小弟出事前一晚描述的简直一模一样!”  王文龙也凑了过来:“是真事,当时我们哥三睡一个屋。

午夜刚过,小弟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说有个人踩在他肩膀上,让我们哥俩帮他弄掉。 当时我和我哥睡得迷迷糊糊,谁都没放在心上,以为小弟是做梦癔症了。 结果谁知道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小弟就不会说话了,能发出声音,但就是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  王海龙摸着自己的肩膀,声音有点打颤:“小弟说不出话,我们就让他拿笔把想说的东西写出来。

结果小弟写的内容有点瘆人。 他昨晚看到院墙外面有个人,那人盯着他看,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人就进到屋里了。 ”  “这很瘆人吗?”陈歌自己就经历过比这更恐怖的场景。

  “我们小时候住农村,怕遭贼,围墙都有两米五。

小弟看见墙外面站着一个人,他如果没看错的话,那个人至少有两米六那么高!”  “两米六那还是人吗?”  “问题就出在这里啊!”王海龙竭力想要表达清楚:“更恐怖的是,那个人很轻易的翻进屋里,他让小弟跟他一起玩,如果小弟不同意,他就要从小弟身上拿走一样东西。 ”  “你弟弟拒绝了他?结果对方拿走了你弟弟的声音?”陈歌猜测起来。   “并不是这样。

”王海龙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我弟弟同意和那个怪物玩游戏,他们玩的游戏叫做——看谁先开口说话。

在弟弟点头同意玩这个游戏后,那个怪物就踩到了我弟弟的肩膀上,然后它的个子就变得更高了。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