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诗歌

第141章 你必须相信我

  • 本站
  • 2019-05-15
  • 21已阅读
简介 中层梦境中步步杀机,阴魂不散,我哪敢任由黄雪在这叫喊,万一真引来什么东西,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闭嘴!”顾不得其他,我将她按在床边,一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冷静一下,你仔细想想,我

  中层梦境中步步杀机,阴魂不散,我哪敢任由黄雪在这叫喊,万一真引来什么东西,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闭嘴!”顾不得其他,我将她按在床边,一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冷静一下,你仔细想想,我根本没有伤害你的理由!”  黄雪美丽的眼中飘起一层水雾,我怕她发出声音,所以手捂得很紧,她柔软水润的嘴唇贴着我的掌心,那种微妙的感觉,让人久久无法忘怀。   “这只是一个梦!”再真实的触感也改变不了这是梦境的事实,我深吸一口气,慢慢松开捂着黄雪嘴巴的手:“你可以随便尝试报警,但千万不要发出太大的声音或作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我出现在这里只是为了保护你。

”  我话音刚落,门外的走廊上就响起诡异的脚步声,深一脚浅一脚,好像是在泥潭中艰难行走一样,声音很不规律。

  “救……”黄雪还不死心,不过我早有准备,她刚喊出一个字,我就捂住她嘴巴,将她压在身下,然后快速躲进被子当中。   屋内的动静让脚步声停止,门外那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大约十几秒后,房门被推开,一张惨白的脸探入屋内。

  我死死压着黄雪,不让她发出声音,另一只手将被子轻轻挑开一条隙缝。   门口那人穿着护士制服,脸色如纸,而且她的脖颈好像面条般柔软,只是将头伸入屋内,身体却全部停在外面。   足足过了几分钟,这个怪异的护士才离开,走廊上那种不规律的脚步声慢慢远去。   “走远了吗?”我压着黄雪躲在被子当中,两人离的很近,我甚至能感觉到她剧烈的心跳,还有急促呼吸产生的热气。

  掀开被子,但这一次我没有轻易松手,而是将她抱起走到窗户旁边。

  拉开窗帘一角,我指着外面深沉的黑暗:“黄雪,看清楚了,这屋子外面根本不是静樱庄,只有隐藏着无数冤魂厉鬼的黑暗。

”  一点光都没有,什么都看不到,见此情景,黄雪眼中也出现几分慌乱。   正常来说院子里会有两盏长明灯,而且周围的监控也自带红外摄像头,不可能陷入完全的漆黑。

  “相信我,你现在正处于梦中。

”  黄雪的眼神慢慢冷静下来,胸口也不再起伏。   我看她状态稳定,便松开了紧捂着她嘴巴的手:“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因为某些原因,你的梦境被枉死的鬼怪占据,在这里你能相信的人只有我,也只有我可以帮你。

”  也许是私心作祟,我并没有告诉黄雪梦境中出现鬼魂的真正原因。

  “既然你说这是我的梦境,那你为什么会进来?我们只见过一面,你千万别告诉我,是因为我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  “原因很复杂,过程很离奇,若非亲身经历,就算我说出来你恐怕也不会相信。

”黄雪愿意跟我搭话,我松了口气,她并非那种不知变通特别固执的女人。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会相信?”黄雪皱着弯弯的眉毛:“另外,如果你摸够的话,能不能请你把手从我的腰上拿开?”  “误会,我这么做只是怕你冲动。 ”讪讪的松开手,我和黄雪保持着半米的距离,然后将前因后果向她说明,省略了很多隐秘和不必要的东西,着重突出三点。   “第一,这是你的梦境赶快醒来;第二,这里很危险,有各种冤魂厉鬼出没;第三,你还记不记得自己小时候家里曾挂着一幅无字古画?”  针对我的问题,黄雪给出了让我无奈的回答:“第一,你说这是梦境,但我感觉这里是现实,你想让我怎么清醒?逼我跳楼吗?”  “第二,你说这里冤魂厉鬼出没,但自打我醒来就只看见你鬼鬼祟祟出现在我的房间里,那些鬼呢?”  “第三,也是最可笑的一点,父亲把无字古画带回家里的时候,我还只是个几个月大的婴儿,你觉得我会记得那个时候的事情吗?”  黄雪一口气说完,随后背靠窗台,看我的眼神就跟少女遇到了痴汉一样。   面对黄雪刀子一般锐利的目光,我只是无所谓的摸了摸下巴,然后上前一步,把她逼到墙边。

  “你想干什么?!”  看着黄雪的眼睛,我慢慢说道:“你在撒谎,我刚才的原话是你还记不记得自己小时候家里曾挂着一幅无字古画?可你的回答却是父亲将古画带回家时自己只是个婴儿。

”  “黄雪,我从来没说过那张画是谁带到你家里的,所以请把你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我,这很关键!”  “莫名其妙!”黄雪双手想将我推开,但她本就体弱,手按在我的胸口软绵绵的:“我什么都不知道,那个时候我只是个婴儿,三岁之前的记忆早就模糊不清了。

”  黄雪发现推不开我,咬着虎牙:“看在你给我的第一印象还不错的份上,马上离开这里,我就当今晚这事从来没发生过,否则我就把这一切都告诉黄伯元!”  “黄伯元?为什么你也不叫他父亲,而是直呼他的名字,你和你的姐姐似乎都很不尊重他,在你们小时候究竟发生过什么事?”  “这和你无关!”过去的回忆仿佛是心里一直没有痊愈的伤口,只要稍微触碰就会刺痛全身。

  黄雪的声音有些失控,音调提高,在她说完这句话后,门外的走廊上脚步声突然响起。   “不好!”我抓住黄雪的手,可这一次她却激烈反抗,还大喊出声,没办法我只好捂着她的嘴将她强行拖拽进一边的大衣柜里。   “老实点!”一手按着黄雪双臂,一手捂着她的嘴巴,我也顾不上怜香惜玉和她挤入衣柜当中。

  关上柜门,从缝隙里观看外面的情况。

  “嘎吱……”渗人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疗养室的房门被推开了。

  一个身穿护士服的人颤颤巍巍走了进来,她一瘸一拐,走路一高一低。

  可能是这个房间里两次发出人声,所以引起了她的重视,她在屋子里转了好几圈,久久不愿意离开。   注意到护士奇怪的走路姿势,我视线下移,这才看到她垂落在地的白大褂上沾着湿漉漉的血迹:“这厉鬼的一条腿好像被砍断了?”  我凝神观看,没成想手掌突然传来剧痛,猝不及防之下我松开了抓紧黄雪的手。

  “你居然咬我?!”  挣脱束缚,黄雪一头撞开大衣柜的门跑向那名护士,她边跑边喊:“屋子里有人闯进来了!快去叫保安!”  她慌慌张张,没注意护士拖在地上的制服下摆,一脚踩了上去,滑倒在地。

  “这是什么?”她伸手摸向自己刚踩到的东西,指尖触碰:“湿湿的,黏黏的?”  拿到眼前一看,黄雪脸色发生改变:“血!”  她心中忽然产生一种不好的预感,慢慢抬起头。   此时那名护士正背对着她,只看背影非常陌生:“这里的每一个护士我都很熟悉,你不是这里的人,你是谁!”  坐在地上,黄雪被无边的恐惧包围,她没有等到回答,只看见背对着她的护士,身体静立没有任何异动,脑袋却缓缓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完全扭了过来!  残酷的笑容,惨白的脸色,黑洞洞的嘴巴慢慢张开:“对啊,我本来就不是人!”  护士脖子伸长,居高临下,那张脸慢慢靠近。

  黄雪全身冰凉僵硬,被吓的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她嘴唇上下颤抖,花容失色,连尖叫的勇气都没有了。

  “五方神将,借此法威,镇压万物,急急如律令!”  危机关头,她身后的柜子里飞出一道金色符箓!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