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诗歌

两类交易场所遇冷后境地迥异

  • 本站
  • 2019-06-15
  • 139已阅读
简介 湖南交易场所政策吸睛 2017年6月,湖南省工商局在其官网发布《关于对已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的我省部分交易场所进行风险提示的公告》,共计149家交易场所被列入“黑名单”。 当时,有业内人士

两类交易场所遇冷后境地迥异

湖南交易场所政策吸睛  2017年6月,湖南省工商局在其官网发布《关于对已列入经营异常名录的我省部分交易场所进行风险提示的公告》,共计149家交易场所被列入“黑名单”。 当时,有业内人士戏称湖南省的交易场所可谓是被“一刀切”,几乎全军覆没。

但日报记者查阅该省监管《办法》后发现,其中不乏亮点,行业人士一直诟病的个别监管细则也有了新的变化,“一刀切”的说法很不准确。

《办法》将商品类交易场所定义为中远期交易场所,由省商务厅负责监管。 此举引发市场的关注与遐想,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坦言:“中远期订单交易模式曾风靡交易场所行业,随着清整活动的展开,此模式戛然而止。 但交易模式本无对错之分,不能因噎废食,中远期订单模式只要能回归初心,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仍是交易平台做好服务工作的‘利器’。

”  此外,“T+5”交易规定自出台以来,同样备受行业人士的诟病。 而记者在《办法》中发现,湖南省全款交易并不受“T+5”交易规定的限制。 对此,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活动已持续近两年时间,行业环境正在逐步改善,部分交易场所服务实体经济效果显现,但这并不意味着监管放松,今后针对交易场所的监管是长效的,经过这一轮的洗牌,交易场所大换血,未来还要接受有序的整合撤并。

能沉淀下来的交易场所日后必然会随着发展身价倍增,其他人再想“切入”交易场所并非易事。

  据记者了解,在清整过程期间,多数省份就已通过增加注册资本等手段,提高交易场所“门槛儿”。 记者发现,湖南省在这方面更为严格,《办法》第九条要求:新设立的交易场所,在省人民政府正式批准前,应先取得国务院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书面意见函。 同时《办法》还规定,交易场所名称应以“行政区划名+字号+行业属性+交易中心或交易所”的形式命名。

  币圈儿发展遭遇滑铁卢  在大宗商品类交易场所遇冷期间,数字资产类交易场所因“区块链”概念开始“暴走”,大宗商品类交易场所中少许“心术不正”的人,则乘势开启了发币掠金的新征程。

但随着币圈儿恶臭味迅速飘散,在短暂的疯狂后,币圈儿就遭遇到了监管方的严厉围剿,逐步走向衰落。 近日,数字货币市场持续下跌,步入了难以看到希望的“漫漫熊途”。 根据CompaniesHouse和OpenCorporates的数据显示,今年至少有340家加密货币或“区块链”公司被解散或清算,去年这一数字则为139家。

并且,在2018年解散的340家公司中,有60%的公司是在6—11月这一时间段停止运营的。

金色财经、币世界、火币资讯、深链财经等多个区块链公众号主页,均显示其账号违反了《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现已被责令屏蔽所有内容并停止运营。   谈及虚拟货币的发展趋势,中国协会区块链工作组组长表示,虚拟货币有时会以惊人的速度扩张,可能会侵略到法定货币的领域。 虚拟货币与法定流通货币交易的数量取决于法定货币的国际地位及有关国家的监管政策、民众意愿以及市场环境。   大宗商品类和数字资产类交易场所在经历野蛮生长、清整后,落得一地鸡毛。

但当下大宗商品类交易场所通过清整活动,规范有序的生态圈正在逐步搭建。

而与之相对应,数字资产类交易场所未来的命运似乎与它的概念一样飘渺不定。

(期货日报)(责任编辑:吴晓琳HF106)。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