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诗歌

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

  • 本站
  • 2019-07-09
  • 65已阅读
简介 前几天语文写作课,梁老师给我们上了主题为讴歌亲情,学习写作充实的作文课,要求我们写一篇讴歌亲情的文章,亲情根据我们平时写作的套板反应,大概就是爸爸妈妈怎么怎么的爱你,对你好,等等。

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

  前几天语文写作课,梁老师给我们上了主题为讴歌亲情,学习写作充实的作文课,要求我们写一篇讴歌亲情的文章,亲情根据我们平时写作的套板反应,大概就是爸爸妈妈怎么怎么的爱你,对你好,等等。

而我则不然。

  他,一个无儿无女,终生未娶的退伍军人。

对他有记忆开始是在我一岁多的时候,(我对我爸爸记忆也是这个时候)这一年,他60岁,那个时候家里不是很富裕,农村人家一般多这样。

我记忆中第一次出现他的身影,是爸爸妈妈外出做事,于是他就充当了爷爷的角色,这大概也是他对我的唯一要求。 (做我的爷爷吧)我从小就没有爷爷奶奶。

  这一年,我两岁,他62岁,他哭了。

他把他老朋友送给他补营养的老母鸡炖来给我吃,我嫌不好吃,被我打翻在地上。 他流泪了,这也是我第一次见一个大人流泪。 他把打翻在地上的鸡肉又捡起来,爸妈叫他不要吃了,他说。 他是拿去丢了,不弄脏了我家的地。

  这一年,我四岁,他64岁,他笑了。 我上幼儿园得了大红花,爷爷,爷爷你看仁儿得了大红花呢,爷爷,爷爷,你看啊,大红花啊,爷爷看见了,我们仁儿好棒啊,瞧,多么好看的大红花啊他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

爷爷,爷爷你怎么哭了啊。

爷爷高兴啊。

  这一年,我五岁,他65岁,我说要回报他。

我在幼儿园中和小朋友吵架,老师通知家人把我带回了家,然后在家里被父母教训。 他来了,我哭了,爷爷,爷爷,小明打了我,爸爸妈妈又骂我,呜呜呜我们的好仁儿,不哭哦,哭了大灰狼会来抓你的,你愿不愿意被大灰狼吃了啊爷爷,爷爷,仁儿不哭了,仁儿不要被大灰狼吃,将来仁儿还要好好回报爷爷的呢。

  这一年,我八岁,他68岁,他为了我和别人吵架。 我在学校和同学打架,被打的鼻青脸肿,爸爸妈妈没说什么,他看见了,问我怎么了我如实的告诉了他。 第二天他带我去学校评理,然后和别人的家长吵起来了。 我哭了,他也哭了。

  这一年,我十岁,他70岁,他为我高兴的哭了起来。 在我们这每个人凡是生日满十,是要大摆桌席庆祝的,由于它是五保户,没有什么亲人,就没有摆宴席。 在爸爸妈妈的策划下,我在那天亲手送了个大蛋糕给他,他哭了,哭着哭着就笑了。

爷爷,爷爷,你为什么哭啊,仁儿的蛋糕不好吃吗?爷爷,爷爷,你不要哭了,今天是你生日啊,我们笑一笑啊。

好,好,爷爷笑,爷爷笑了,谢谢我们仁儿的蛋糕啊,爷爷一定好好珍惜。 结果他没吃,直到好久好久,那个蛋糕烂了,臭了,我们偷偷把它扔了,他还说我们不该仍。   这一年,我十二岁,他72岁,他第一次打了我。

我小学毕业考试,英语没及格,而全班大多数及格了,他打了我,爷爷为什么打我,仁儿不是说要考大学报答爷爷的吗,你英语多不及格怎么考大学啊从此,他在我形象中有点歪了。   这一年,我十四岁,他74岁,我装作不认识他。 那天从学校放学和两个朋友回家,他在马路上捡废品,背上背着一大袋废品,他看见我,仁儿,给爷爷来帮帮忙,爷爷老了,拿不起来了我没理,周仁啊,刚刚那个老头是在叫你吧,那是你爷爷?怎么可能啊。 朋友说。 我不认识他我冷冷的,满不在乎地说。

  这一年,我十五岁,他75岁,我第一次骂了他。 由于好几次叫我没有应他,他来问我怎么了,我冷冷的说了一句,我为什么要应你啊,你又不是我什么人。 他什么也没说就走了,事后,我自己情不自禁的哭了。   这一年,我十六岁,他76岁,我第一次主动去看了他。

刚刚国庆放假,原本想着在家哪儿也不去,好好复习,迎接月考,也满足一下我的网瘾。

爸爸突然告诉我他动手术了,开刀了,如果不是爸爸提醒我想我可能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了吧。

什么,他开刀了?我突然问爸爸怎么回事。

他说你这没良心的,明天去看看人家吧,亏他还对你那么好,在病床上还问你成绩,身体怎么样了。 唉,真是。

听到爸爸说的话,我如雷贯耳。

我?怎么了?  10月1号,我和妈妈提着一些水果,一些补品,出发了。 他家和我家并不远,这条路感觉熟悉又陌生。

我一路问妈妈,到了我该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她什么也没说。

我一路忐忑,希望这路再长点,再长点,永远也不要到尽头,因为这条路的尽头正是他家所在。 然而,现实并不像我想像中那么美好,尽头到了,脚步停了。

一间又矮又小,在这些高楼大厦中,显得格格不入的小土砖房摆在我的眼前,阳光照射在玻璃上,反射到我眼睛里,眼睛情不自禁的流下了今年的第一颗泪水。 妈妈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走到房前,还是如往常一样,门上还存留着小时候我玩耍在门上画的画,爷爷,爷爷,大灰狼要来抓仁儿了仁儿不怕,有爷爷在啊,突然,一副往日的片段,重现在我眼前,泪儿又情不自禁的夺眶而出,进了门,小房子依然如往常一般,墙上,地上,画满了我小时候画的画,房子内,简简单单几具木式家具,一张不大的床,床上却躺着不是往常一样的人。 他的弟弟一直在照顾他,一开始,妈妈和他弟弟说了些客套的话,他弟弟说他还在睡觉,说他非常想念我,在家里,在医院,嘴边无时不刻没有提起过我,他去医院多要带上我以前送他的玩具,做一个寄托。 我听到这些话,泪珠儿又是一个劲的往下流。

妈妈说现在就是带我来看他,她知道他非常想他,并表示他没醒就不要打扰他了,说下午再来,我在他们谈话间偷偷多看了他几眼,牙齿紧紧咬着嘴唇,想让自己不发出哽咽声,然而,就算这样,声音还是不听我的,自己溜出来了,正在我们打算走时,他突然醒来,一个微弱的声音慢慢腾空而起谁来了啊,他弟弟听到,大声的说。 老哥,桂妹子(我妈妈的名字)带他崽来看你了啊,他又说,什么?那个啊,没听见啊才几个月不见他的耳朵怎么这样了,想到这,内心不禁又一寒,他弟弟接着说桂妹子啊,哦桂妹子啊,他儿子怎么样了,长高了没有啊,成绩好不好啊,啊听到这我再也忍不住了,马上跑到床边,什么也没说,就哭了起来,当时那哭势真可以用嚎啕来形容。

他又说,谁在那里哭啊,原来,他不仅耳朵不好,眼睛也严重不好了。 我越想就越好哭。

慢慢的哭的没力气了,他就说仁儿,是你吧。

(我的乳名,现在连我爸妈多不这样叫我了)我说是啊,是仁儿啊,爷爷,你怎么样了啊爷爷啊,还能怎么样啊,我很好啦,你怎么样啊,好久没看见你了啊,你怎么不来看看爷爷了啊,爷爷好想你啊爷爷,我不是没时间吗?好了好了,来了就好啊妈妈表示没多少时间了,让我快走算了,他还挽留我们吃饭,最后为了不让他老人家伤心,我选择了留下,一天时间,我跟他回忆了很多很多,童年时期,我和他的许多许多故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