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诗歌

古代文学家都爱写狐狸蒲松龄的狐狸和纪晓岚的狐狸谁更胜一筹

  • 本站
  • 2019-06-11
  • 52已阅读
简介 大家都知道《聊斋志异》是蒲松龄写的一本志怪小说,而对于另外一本《阅微草堂笔记》可能就没那么熟悉了,《阅微草堂笔记》是纪晓岚闲暇时创作的另类怪谈小说。 不论是《聊斋志异》还是《阅微草堂

古代文学家都爱写狐狸蒲松龄的狐狸和纪晓岚的狐狸谁更胜一筹

  大家都知道《聊斋志异》是蒲松龄写的一本志怪小说,而对于另外一本《阅微草堂笔记》可能就没那么熟悉了,《阅微草堂笔记》是纪晓岚闲暇时创作的另类怪谈小说。

不论是《聊斋志异》还是《阅微草堂笔记》都花了大量的笔墨来创作了各种形态的狐狸,狐狸的描写几乎支撑了半壁江山。

两部都将狐狸写得传神且美丽,且表现狐狸的幻术也是美轮美奂的。

都有美丽善良的狐狸,也有知恩有情义的狐狸,甚至也都描写了为数不多的吸人精气专门害人的恶狐。 从《聊斋志异》的狐狸看,有《婴宁》、《辛十四娘》、《小翠》、《娇娜》……《阅微草堂笔记》的有《狐缘》、《狐女识伪》、《幻化狐女》等等这些都是专门描写狐狸的故事。

这些故事中的狐狸个个美丽善良,没有一个是害人的,反而是有情有义的形象。 仔细的将《阅微草堂笔记》和《聊斋志异》比较不难发现,前者许多的狐狸形象描写都继承了后者。

就从幻术手法上来说,两部的狐狸都有同一种技能,从本来兽的形象摇身一变幻化成美丽的女子。 除此之外,《聊斋志异》与《阅微草堂笔记》中异类的特殊技能并不是局限于兽类或鬼魅幻化成人形。

这种幻化成人的技能是大多玄幻作品中构造幻术手法的一种普通式、基础式技能。 早在《阅微草堂笔记》和《聊斋志异》之前还有不少的优秀玄幻作品,如《山海经》、《搜神记》……但《笔记》和《聊斋志异》的故事更为传神,原因就是这两部在幻术的构造上又增加创新了新的思维。

比如,六朝之前的狐狸幻术只会幻化成人,而《聊斋》、《笔记》中的狐狸会穿墙术、隐身术,或者幻化成一缕轻烟从门窗的缝隙中进出室内外,更有变幻成别人的样子的。 为了体现异类生物的与众不同,在《笔记》和《聊斋》中又赋予狐或其他异类一些新的技能,比如飞天、呼风唤雨的技能,挥一挥衣袖变幻本就不存在的事物等等。 这些幻术技能在《笔记》和《聊斋》中表现得淋漓尽致。

还是拿狐狸来说,《聊斋志异》中的狐狸大多是以美丽的女子形象出现,所以书中有大量描写狐狸幻化成美丽女子的细节,诸字圆润,对其容貌描写及其详细。

而这些狐幻化成美丽女子后往往会在人间结识一段缘分或爱情,《聊斋》对这些细枝末节描写的尤为详细而细腻。 但《笔记》中的狐狸施展幻术时不是一定就要变成人,它视情况而定。

《笔记》中的狐为了施展有效的幻术,有变成老翁的也有幻化成狗的,就如《打抱不平》和《狐戏》这两则故事。

这里的狐不似《聊斋》中的狐一定要施展更深一层的高等技能才能摆平事件,这里的狐幻化成人形后也可以以人的方式解决问题。 《聊斋》的狐大多与书生有深层的感情经历,而《笔记》中的狐大多是以一种训诫人的身份出场,很少有写狐与人之间细腻的感情故事。 《阅微草堂笔记》还有一种狐狸专门为复仇而来,比如《狐女报仇》、《柴垛里的狐仙》,都是遭狐狸戏弄或遭狐狸寻来报仇的。

所以在《笔记》里大多数篇章中的狐狸一个故事中只会出现一次或一种幻术,不会像《聊斋志异》一则故事中会出现多种幻术或者多次使用同一种特异功能。 总的来说不论是纪晓岚还是蒲松龄,他们都是借狐狸之身,书社会之现。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