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诗歌

第143章 原来,仅是如此

  • 本站
  • 2019-05-15
  • 52已阅读
简介 君九辰岂止是不满,甚至都有些愤怒。 他拼了命赶回了救人,却发现这个女人已经自救了。 续命丹药的事情,父皇连他都瞒着。 这个女人撞破了秘密,还能安然无恙离开御书房,

  君九辰岂止是不满,甚至都有些愤怒。

  他拼了命赶回了救人,却发现这个女人已经自救了。   续命丹药的事情,父皇连他都瞒着。

这个女人撞破了秘密,还能安然无恙离开御书房,那就只有一个原因了,那就是父皇收买了她。

  他原本以为,那么大的事情她会害怕,她一见到他就会如实以告。 他城外有一堆事要处理,本该离开了,却特意留下来等她睡醒。

  哪知道,他一厢情愿了,这个女人居然一个字都不提!  她平素那痴愣的眼神,前几日亲口说的那句“喜欢”,莫非是开玩笑的?又或者,对于她来说,痴迷一个男人,喜欢一个男人,都不过是寻常之事,并无需发自内心相待?  他回晋阳城之前,身旁就只有大皇叔,一个仆人都没有。

他回晋阳城三年了,父皇想尽了办法收买他身旁的人,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监视他。

  孤飞燕于父皇的作用,怕也是如此吧!  见孤飞燕愣着,君九辰的语气越发冰冷,“本王只给你一次机会。

说,还是不说?”  事情都到这份上了,孤飞燕能不说吗?  她无比后悔,心想,若知道靖王殿下早就知情,她就不纠结,更不隐瞒了!  背负秘密是多么辛苦的事情呀!  孤飞燕连忙福身,认真回答,“殿下,皇上不许奴婢说,奴婢不敢说!”  君九辰问的并非说不说的问题,而是父皇为何没有灭口的问题。   他冷冷道,“父皇不是会留活口之人!”  孤飞燕虽然有些怯,但是她并无异心,自是坦荡,她答得理所当然,“因为奴婢有药呀!”  孤飞燕看了看四周,连忙凑近,低声,“殿下,您怕是还不知道吧,皇上手里头的益神丹,顶多只能吃上半年。

奴婢既能炼制益神丹,亦能炼制其他续命之药。

奴婢跟皇上谈妥了,奴婢保守秘密,每月供药,他饶奴婢不死,且不能……”  孤飞燕有些不好意思,看了君九辰一眼,才又继续,“且三月之期后,不能调派奴婢!三月之期后,殿下若是……若是不嫌弃奴婢,就请继续留着奴婢吧?”  孤飞燕早就想求了。

她不强求,但是可以恳求呀!  从神农谷回来至今,她都没机会说,正好借这个机会提一提。   孤飞燕最关心的是自己的去留问题,可君九辰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上面。   他好不意外,他没想到孤飞燕竟连炼丹药的能耐都有!更加没想到孤飞燕有胆子跟父皇谈条件!  这已经不是谈条件了,是威胁吧!  伴君如伴虎,父皇是什么性子,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看着孤飞燕颇为腼腆的表情,君九辰竟不自觉有些后怕起来,他都无法想象昨夜父皇若是一念之差,这个女人会是什么下场。

  他沉默了半晌,才冷冷问,“既是如此,为何要隐瞒?”  孤飞燕有一大堆理由呢。   譬如,她并不完全信任他;譬如,她虽喜欢他,但是关乎性命之事,她自是要把自己放在第一位;譬如,她得给自己留后路,不能吊死在他一棵树上……  无奈,面对靖王殿下这张俊得人神共愤,同时也冷地无情残忍的脸,孤飞燕还是不敢说。   最后,她装傻,回答出了一个让君九辰差点发飙的答案。

  她眨巴了下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特别无辜地说,“殿下,皇命……不可违呀!”  君九辰没说话,看着她,又一次逼近,特别特别近。

  孤飞燕只觉得压迫感扑面而来,令人窒息。 她终于怯了,步步后退,她更加不敢说实话了。   天知道她要是说出那些利己的理由,那些质疑他的理由,这位主子会不会马上就赶她离开呢?  孤飞燕沉默到底,君九辰终究没有再追问。   他退开,不再看她,只冷冷道,“很好,你可以退下了!”  孤飞燕松了一口气,连忙就走。

可是,出了亭子,却忍不住回头看来。 她真真后悔了,早知如此,就不考虑那么多了。   事情变成这样,三月之期一到,靖王殿下怕是不会有留她的心了吧?她原本还想着自己能赖到韩三小姐进府,如今看来是无望了。

  孤飞燕依依不舍,回头看了好几回,心里头那叫一个失落呀!她吸了吸鼻子,暗想,自己跟靖王殿下这个大福星的缘分,或许就这么多了吧。   伤心……  孤飞燕渐渐远去了,君九辰的目光却还追随着。

  隐身在一旁的芒仲着实忍不住,现身,劝说,“殿下,此事……此事怪不得孤药女。 毕竟……毕竟这么大的事,她一个小丫头忌惮皇上,也是人之常情。

”  芒仲劝说到这里,想起孤飞燕对皇上的威胁,突然就尴尬了。

他连忙改口,“殿下,昨夜之事,毕竟未涉及到殿下安危,孤药女亦不懂朝局,对您隐瞒……也,也是人之常情。 属下相信,若是危及殿下之事,无论何事孤药女必定不敢耽误。 譬如药膳之事,孤飞燕也是尽心尽力呀!”  芒仲哪知道自家主子在意的是什么?哪知道孤飞燕对自家主子说过“喜欢”二字,说的还是“什么都喜欢”。

他一个劲的劝说,君九辰却都没听进去,只挥了挥手,让他退下。

  芒仲不敢打扰,无奈地隐身而去。

  君九辰仍看着孤飞燕的身影,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不见了,他嘴角才泛起一抹自嘲的弧度。

  这个女人所谓的“喜欢,”到底是何意思?  他似乎……理解错了。   他呵呵冷笑了起来,“孤飞燕,你的喜欢……原来,仅是如此。 ”  当夜,君九辰就离开了。

  孤飞燕一知道他离开了,心情就更加失落了,一宿都无眠。   翌日,孤飞燕正打算去采购药材开始炼益神丹,刚出后门没多久,就看到程亦飞双臂环抱靠在马车上,一脸脾痞意,冲她笑。

  孤飞燕心情不好,转身就要走。

  程亦飞连忙追上来,拉住她的手臂,他也不提求娶之事,只笑道,“小药女,走,我请你吃饭。 ”  孤飞燕立马甩开,正要发火,转念一想,却道,“你若能请来八皇子,我倒可以考虑。

”  昨日忘了跟靖王殿下暗示暗示臭冰块的事,如今看来,她只能从程亦飞这边下手了。   程亦飞只当孤飞燕为拒绝她,而胡扯。

他道,“八皇子前几日正巧回宫了,本将军这就去邀他!小药女,你等着!”  程亦飞生怕孤飞燕反悔,不等她回答就跑了。   孤飞燕很不可思议地回头看去,眸光渐渐明亮起来,嘴角渐扬,“等!本药女一定等!”。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