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诗歌

第139章 我在第四个隔间

  • 本站
  • 2019-05-15
  • 77已阅读
简介 披头散发,精致的五官因为恐惧而显得扭曲,她面无血色,光着一只脚,刚进鬼屋时的性.感和妩媚早已不见了踪影。 “窦梦露?” 在陈歌看到窦梦露的同时,这个拿着手狂奔的女人也看到陈

    披头散发,精致的五官因为恐惧而显得扭曲,她面无血色,光着一只脚,刚进鬼屋时的性.感和妩媚早已不见了踪影。

  “窦梦露?”  在陈歌看到窦梦露的同时,这个拿着手狂奔的女人也看到陈歌。   只不过和陈歌表现出的淡定不同,她如同见了鬼般,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转身往回跑去。   呆在原地,陈歌摸了摸自己的脸:“是因为面具的原因吗?”  连续受到两次惊吓,窦梦露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潜力,两条大长腿甩的飞快,眨眼的工夫就从陈歌视野中消失。

  “不至于吧?”陈歌取下面具,朝场景内部走去:“怎么就她一个人?难道五个游客分散开了?”  走到第一个岔路口,陈歌仍旧没有看到窦梦露的身影:“算了,先去笔仙那里看看,别再给人吓吐了。 ”  他正要往前走,口袋里的一个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手机铃声在安静的鬼屋里传出很远。   ……  卫生间的第四个隔间里,窦梦露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形象,她趴在地上,美丽的大眼睛顺着隔间下面的空隙往外看。

  “没有追过来,还好,还好。 ”胸口剧烈起伏,窦梦露背靠隔间,眼里还残留着泪花。   她脑中断断续续闪过刚才玩笔仙游戏时的画面,游戏开始时十分顺利,可是当她问出王海龙未来的妻子是谁之后,宛如噩梦一般的场景出现了。

  “那个吊死在屋顶的女孩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可能是鬼屋演员,也不像是投影。 ”窦梦露越想越害怕,她一个人藏在狭窄的厕所隔间里,恐惧好像无形的手抓向她的身体。   “我要联系上其他几人,大家聚在一起,先把龙哥救出来再说。

”擦干眼泪,窦梦露拿出手机拨打了王文龙的电话,但是响了十几声都没人接听:“怎么回事?他跟裴虎两个人也出事了?”  挂了电话,窦梦露又给夏美丽打了过去。

  仍旧无人接听,窦梦露变得更加无助,害怕和惊恐让她缩在角落里:“该不会都出事了吧?我们可是有五个人啊!”  手指颤抖,窦梦露还不死心,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给裴虎打了过去。   “拜托!赶紧接电话啊,死胖子,你不是喜欢过我吗?怎么能见死不救。 ”因为过度紧张,青色的血管凸显在她雪白的手臂上,窦梦露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狰狞。   三秒钟过去了,窦梦露的一颗心慢慢往下沉:“你们都在干什么?”  五秒钟过去了,她怀揣着最后一点希望,握紧了拳头。   十秒钟过去了,窦梦露神色僵硬,委屈的想哭。   可就在她已经绝望的第十三秒钟,电话突然被接通了!  “卧槽!死胖子,你怎么才接我电话!”窦梦露差点哭出来,她就好像溺水者终于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在最深的绝望里,遇到了“最美的意外”。

  “你怎么不说话?龙哥被吓晕了,我现在藏在厕所的第四个隔间里,你快来救我!”窦梦露声音带着哭腔:“我刚在外面看见了一个全身是血的怪物,你来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啊!”  她情绪激动,一口气把所有话都说了出来,但是等了半天也不见电话那边有人回话。   “裴虎?你在吗?”窦梦露双手捧着手机,把它放在耳边:“你不说话我可害怕,你要是听到了就回我一句啊。 ”  过了大概几秒钟,手机那边终于有了回应。

  只不过并非是裴虎在说话,而是另外一个沙哑低沉、完全陌生的声音:“好,我这就去找你!”  手机从指缝间滑落,在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窦梦露整个人呆住了,她感觉心脏漏跳了一拍。

  “我在给谁打电话?”  “接电话的是谁?”  “谁要来找我?”  她看着掉在地上手机,根本不敢去捡,好像里面住着一个吃人的怪物。

  “趁他没进来,赶紧走!”窦梦露撞开木门,手机也不要了,冲出隔间。

  她踉踉跄跄往外跑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身穿血衣,刚进入厕所里的陈歌。   “啊!”  窦梦露滑倒在地,拼命往厕所里面爬去:“别过来!别过来!”  “不要怕,我是……”不等陈歌说完,窦梦露就退到了厕所里面,她没有犹豫直接钻进某一个隔间当中,用身体顶住房门。   阻拦不及,窦梦露自己冲进了第五个隔间里,看到这情景,陈歌立刻跑了过去:“喂!那个隔间不能进!”  本来就处于崩溃边缘的窦梦露,还没彻底缓过神来,一睁开眼就看到隔板上一只只眼睛在盯着她。 这极具冲击力的一幕,让她全身汗毛倒立,话都说不出来了。   “刚才不是这样的……”  身体撞在门板上,窦梦露向后栽倒,陈歌托住她的肩膀,赶紧把第五个隔间的门关上。

  “没事吧?警告你们多少次了,不要在鬼屋里玩手机。 ”  陈歌将地上的手机塞进窦梦露口袋里,谁知道窦梦露用自己最后一丝力气又把手机给扔了出去:“送你了,这个手机你给我,我以后肯定也不敢再用了。

”  “别闹,先去门口歇着,我把你的同伴接出来。 ”陈歌把窦梦露拖到厕所门口:“话说你们几个还真是胆大,居然敢独自行动。

”  安置好窦梦露,陈歌跑进女生宿舍,王海龙趴在椅子上,眼里含泪,一副快要不行的样子。

  “笔仙的主要能力是预知,其他方面很弱的,看来这大块头也是个纸老虎。

”陈歌拿起圆珠笔,见笔杆没有损坏后,就拖着王海龙离开了。

  “这是新场景的首次开放,一定要带给游客们震撼才行。

”将王海龙和窦梦露扔在一起后,陈歌又进入了另一条通道,他每个房间都进去逛了一遍。

  将304卫生间的夏美丽背出,顺便把卫生间隔板上藏的道具女尸放好。 接着陈歌又把303卧室里裴虎从床底下拖出。   让人有些意外,这个胆子最小的胖子,竟然是所有人里最清醒的,陈歌过去的时候,他正在跟门口的仿真人头对视。 据他自己说,截止陈歌来的时候,他已经和那个人头对视有十分钟了。   在裴虎的带领下,陈歌来到了最后一个惊吓点,他和裴虎站在枯井旁边向里面看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