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诗歌

第142章 不可言说的秘密

  • 本站
  • 2019-05-15
  • 66已阅读
简介 “镇压符!” 我熟练掐诀,甩出符箓,在护士咬向黄雪之前将其镇压。 金光压顶,护士脸上冒出缕缕黑烟,她扭曲的脸就停留在黄雪眼前几厘米的地方。 金光烧灼,她的脖子如麻花般

  “镇压符!”  我熟练掐诀,甩出符箓,在护士咬向黄雪之前将其镇压。   金光压顶,护士脸上冒出缕缕黑烟,她扭曲的脸就停留在黄雪眼前几厘米的地方。

  金光烧灼,她的脖子如麻花般缠绕,好像一条被扔进火里的毒蛇,挣扎,叫喊,但是却无法靠近黄雪一步。   双眼睁的滚圆,漂亮的眼睛被惊恐溢满,这些超出常人认知的东西把黄雪吓的呆住。   直到护士的身体软软倒在地上,她才尖叫一声,双腿蹬地,想要往后移动。

  “现在你相信我了吗?”我双手按着黄雪消瘦的肩膀,阻止她后退:“仔细看看,把这怪物的模样记在心里。 如果你还是不肯配合,那我们将永远留在这个可怕的世界里,成日和鬼物作伴。

”  黄雪拼命向后靠,双手无意识的挥舞着:“它是什么东西?这到底是哪?!”  “冷静点。

”我抓住黄雪的手臂:“这是你的梦境,你现在正在做一场很难醒来的噩梦。

”  “梦?”许久过后黄雪才平静下来,她把我之前所说的话重新思考了一遍。   “你从小心脏就有问题,受不了刺激,如果这是在现实当中,恐怕你已经犯病猝死了。 ”我说的话虽然难听,但这是事实。

  犹豫了半天,黄雪终于肯相信我,承认自己是在梦中的事实:“你说我是在做梦,那我要如何才能清醒过来?”  她这一问,把我也给问住了。

  催眠大师范特西告诉我,陷入中层梦境后只有现实中身体受到外力才会醒来,但现在我和黄雪都在梦境中,没人能从现实里唤醒黄雪的身体。

  “办法也不是没有,但需要一些契机。

”  我和黄雪现在是在中层梦境,如果想要快速清醒,第一种方法是寻找通往浅层梦境的出口,先回到浅层梦境,然后让黄雪自杀即可逃离噩梦。   还有一种方法是等樱子出现,她可以自由穿梭梦境,让她从黄雪的梦境离开,而后在现实中把黄雪弄醒。   保险起见我还是拿出手机征求了一下水友的意见:“范大师在吗?梦境的主人我已经找到,我要怎样做才能把她带回浅层梦境?”  等了十几分钟我才看到了催眠大师范特西的弹幕:“想要从中层梦境回到浅层梦境并不困难,只需要找到记忆中的节点便可。 ”  “什么是记忆节点?”  催眠大师范特西:“就是梦境主人记忆最深刻的地方,这些东西会成为指路的标杆,即使是在梦中也无法抹去。

追寻梦境主人心中最深刻无法忘记的记忆,等你们找到之后自然就会明白如何才能离开中层梦境。 ”  范大师的话没头没脑含含糊糊,说完之后便再没有发出其他弹幕。

  “寻找记忆最深刻的地方?”我转身看向黄雪:“你人生中最无法忘记的事情有哪些?”  黄雪支支吾吾,还是不肯把心底深处的秘密告诉我。   “你还在犹豫什么?现在生死攸关,你能选择的只有相信我。

”我语气有些急躁,非常严肃的说道:“我们不是在过家家,玩游戏。

这是场一旦失败就将永远沉沦在深渊噩梦中的生死直播!你我的每一个举动都牵连着上百条无辜者的生命!”  黄雪无助的坐在地上,她不敢跟我对视,嘴巴张了几次,但都欲言又止。   “想清楚了,另外……”我一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我需要的是可以帮忙的队友,而不是会拖我后腿的累赘,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黄雪对我来说不是唯一,涉及上百人的生命,孰轻孰重,危机时刻应该舍弃谁,我心中非常清楚。

  “松手,我把知道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你。 ”黄雪睁开如夏花般艳丽的眼睛,她掰开我的手掌,说出了一个惊天秘闻。

  “我妈妈可能是被黄伯元逼死的!”  “我在很早以前就开始反复做同一个梦,很真实的梦,就像现在你我的遭遇一样。 ”  “梦中我会回到很小的时候,我们一家人还住在破旧的出租屋里。 ”  “我似乎附身到了年幼的自己身上,用婴儿的视角去观察一切,梦境最开始的时候模模糊糊,但每做一次这个梦,我看到的梦境就会变得清楚一分。 ”  “那是一个早上,母亲指着一张画大骂,在我印象中温文尔雅的母亲从未那样失态过。 ”  “这样的情景大约持续了一个小时,有一个男人突然出现在屋子里,很突然,就像本来就藏在屋子角落一样。 ”  “那个男人想要杀了我,但母亲竭力阻止终于将他赶走。

”  “然而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没过几分钟,当这个男人消失后。

房门被推开,黄伯元走了进来,他的表情很恐怖,拿着一包中药,大声跟母亲争吵着什么。

”  “我听不清楚他们的交谈,只知道黄伯元后来急匆匆离开,而母亲喝下了他带回来的那包中药后就再也没有醒来。 ”  黄雪在说话的时候,手指紧紧拧在一起:“这个梦我做了太多次,似乎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母亲临死时的场景!”  我听完黄雪的故事后深深吸了一口寒气:“黄伯元难道真的会做出杀妻之事?”  眼睛看向直播间,催眠大师范特西又发出了一条弹幕:“她看到的可能不是梦,而是确实存在的记忆。

”  我把手机屏幕背对着黄雪放置,继续观看,没过一会范特西又发出了新的弹幕。

  “对于正常人来说三岁以前的记忆会非常模糊,甚至全然不记得,实际上这些记忆并非消失,而是镌刻在了内心最深处。 外界任何一种刺激都无法唤醒这种尘封的记忆,只有进入梦境中才能看到,而且,这种记忆往往只存在于深层梦境!主播,这个女人一定进入过深层梦境,你千万要小心!”  范大师的提醒让我变得警惕,黄雪的话我并没有全信:“你的记忆节点是在幼时的老屋里,我们只要在梦中找到你小时候租住过的那间老屋应该就可以逃出去了。

”  “那间老屋的位置我倒是知道,但这么多年过去,估计早就拆迁了。 ”黄雪无奈的看着我,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担忧。   “梦境构造的基础是你的记忆,所以那地方应该不会发生改变,准备出发吧。

”  我和黄雪在这里停留了太长时间,本来我有心等待樱子,但就算是按照60比1的时间差,她也应该早就到了才对。

  “估计樱子遭遇了什么意外,现在只能靠我们自救。

”我把腿脚发软的黄雪扶起:“出去这扇门后,无论看到谁都不要跟他说话,马上远离。 你的梦境里除了我,其他所有出现的东西都不是人。

”  听到我的话,黄雪脸色变得更差,她跟在我身后,艰难的点了点头:“我明白。

”  手持镇压符,我轻轻推开房门,外面的走廊上十分昏暗,一点光都透不过来。   调高手机屏幕的亮度,等看到走廊上的场景,我突然停下脚步,心中的恐惧无法简直用语言来表达。   “你怎么了?”黄雪从我身后探出头来,她左右一看:“奇怪,这好像不是我房间外面的走廊啊!”  摸着破旧的墙皮,看着熟悉的地砖颜色,我头皮发麻:“这是新沪高中实验楼里的走廊!该死!怎么会跑到这种地方来了?!”  我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这里虽然是黄雪的梦境,但躲在暗处操控梦境的却是桐桑符里的元辰神煞。   。

Top